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金庸网 > 历史 > 韩四当官 > 第五百六十六章 鬼谷先生

韩四当官 第五百六十六章 鬼谷先生

作者:卓牧闲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6-25 20:32:47

作为领班军机章京,曹毓英虽天天进宫“上班”,但除了一年一两次的“大叫起”(大朝会)和一年两三次的“乾清门听政”,也就是在一些祭祀大典上才能见着皇上。见着恩俊亮出腰牌,他很直接地以为是皇上召见,既激动又有些紧张,毕竟这几天朝堂上发生太多事。

上了马车之后突然感觉不太对劲,掀开帘子看了看,忍不住回头问:“恩俊老弟,咱们这是去哪儿?”

“曹大人稍安勿躁,等了地方您就知道了。”

“可这是往宣南去的路!”

“大人瞧出来了?”

“这条路毓英天天走,能瞧不出来吗?”

恩俊乐了,一边换着衣裳一边笑道:“既然是回家的路,曹大人更不用着急,就当在下送您一程。”

“你究竟要带我去哪儿,恩俊,你该不会是在假传圣旨吧!”曹毓英急了。

“曹大人,这玩笑可不能乱开,我恩俊就算胆大包天也不敢假传圣旨。”恩俊将换下的黄马褂放到一边,想想又从黄马褂里摸出俩荷包,得意地笑道:“何况我恩俊深受皇恩,皇上今儿个下午刚赏了好几个荷包,好好的我为何要假传圣旨。”

曹毓英低头看了看,发现果然是皇上经常赏赐的那种荷包,干脆冷哼了一声没再开口。看着他不快的样子,恩俊突然心生一计,脸上又洋溢着得意地笑容。

冯小宝不知道车里都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二掌柜既然能把姓曹的带“厚谊堂”去,就意味着有的是办法收拾姓曹的。想到这些,脚步更快了,不知不觉就把马车赶到了书肆门口。

“二掌柜,到了!”

“这么快,”恩俊收拾好换下的衣裳和皇上赏赐的荷包,侧身笑道:“曹大人请。”

曹毓英刚才趴在车窗边瞧得清清楚楚,不但知道大概到了什么地方,而且对这一带并不陌生,暗骂了一句我倒要瞧瞧你葫芦里卖得什么药,立马翻身跳下车。

”曹大人,里面请。”

“去哪儿?”

“进去啊。”

曹毓英抬头看着牌匾:“这儿是书肆,难不成……”

“外面不是说话的地方,大人进去就知道了。”恩俊不想在外头吃风沙,撩起用一床灰色棉褥做的门帘钻了进去。

曹毓英心想既然来了就进去瞧瞧,就这么也弯着腰跟进了进来。

很平常并且很冷清的一个书肆,架子上和中间用几张旧桌子拼的条案上堆满了书,全是一些最常见的四书五经,见不着珍本孤本。掌柜的正趴在角落里打瞌睡,听见动静抬头看了看,应该发现是恩俊又趴下接着打瞌睡。

曹毓英满腹狐疑,正想拉住恩俊问个究竟,恩俊突然拉开书架边那一扇不起眼的小门,曹毓英反应过来,连忙绕过条案跟着走了进去。

不进来不知道,一进来吓一跳,一个五大三粗身着黄马褂的侍卫竟手扶腰刀从一间看着像是值房的小屋里走了出来。

“二掌柜,您回来了!”大头迎上来道。

“回来了,四爷呢?”

“四爷马上过来,四爷让您先陪客人去庆贤老爷那儿。”

“知道了,”恩俊把换下来的衣裳往大头手里一塞,随即侧身道:“曹大人请。”

曹毓英大吃一惊,禁不住问:“恩俊老弟,刚才这位兄弟说的可是已革通政司参议庆贤?”

“正是。”

“他不是被圈禁在宗人府吗?”

“是也不是,在下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要不见着之后您问他吧。”

恩俊话音刚落,庆贤从一间屋里走了出来,远远地拱手道:“犯官庆贤恭迎曹大人。”

曹毓英惊呆了,楞了好一会儿才惊诧地问:“庆贤兄,你怎会在这儿?”

“皇上让我去哪儿我便去哪儿。”庆贤不想解释太多,把他迎进正厅,招呼他坐下,指着茶几上的那一叠公文道:“曹大人,您先看看这些,看完之后犯官再跟您细说。”

“曹大人请用茶。”吉禄沏上一杯茶,微笑着退到一边。

想到恩俊是如假包换的乾清门侍卫,除了恩俊之外这个隐秘的小院里还有一个侍卫当值,再想到本应该被圈禁在宗人府大牢里的庆贤居然出现在这里,再看看屋里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西洋器物,曹毓英意识到恩俊并非假传圣旨,而这个书肆也绝不会是从外头看起来那么简单。

他定定心神,决定既来之则安之,先看看究竟是些什么公文。

不看不知道,一看大吃一惊。

竟全是关于英、咪、佛、俄等夷的,英、佛二夷竟跟俄夷在欧巴罗洲开战了,并且从欧巴罗洲打到了黑龙江口。这对朝廷而言绝对是个好消息,至少不用担心赖在大沽口不走的包令等夷酋起衅。

正看得入神,站在一边的庆贤又面无表情地说:“曹大人。您要是有什么看不明白的可以问。”

“这些消息可属实?”

“千真万确!”

“这些消息都是谁打探的?”

“这说来就话长了,”庆贤拉开门,指着两侧的配房道:“这个书肆叫着‘厚谊堂’,不过不卖书,而是奉旨专事打探夷情。香港、新安、广州、澳门、香山、厦门、福州、宁波和上海等地方,都有‘厚谊堂’的人。而这儿则设有吏、英、咪、佛、俄等房,专事汇总翻译整理验证各地上报的夷情,以备军机处各大臣顾问咨询。”

曹毓英不敢相信朝廷竟设有这么个衙门,一时间竟愣住了。

这时候,外面传来脚步声。

紧接着,一个看着有些面熟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曹大人大驾光临,秀峰有失远迎,还请曹大人恕罪。”

“韩秀峰!”

“正是秀峰。”

“你又怎会在这儿?”曹毓英下意识站起身。

“曹大人这话问的,秀峰是这儿的大掌柜,在香港、新安、广州、澳门、香山、厦门、福州、宁波和上海等地打探夷情的人是秀峰奉旨派出去的,在英、咪、佛、俄等房汇总翻译整理验证夷情的人是秀峰奉旨招募的,秀峰要是不在这儿去哪儿了?”

“皇上命你专事打探夷情?”曹毓英将信将疑。

“这还能有假,”韩秀峰微微一笑。

曹毓英想想又问道:“为朝廷办差正大光明,为何要搞得如此鬼鬼祟祟。”

“仔细说来秀峰也觉得委屈,”韩秀峰走到他面前,俯身拿起一份公文,指着上面的日期道:“就说这日期吧,西夷用得是西夷历,以为他们信奉的那个肉身成圣的耶稣诞生那一天开始计年,而咱们用得是咱们的历法,要是不好好钻研下西夷历,那我‘厚谊堂’的兄弟就算九死一生打到十万火急的夷情也没用,因为搞不清是哪年哪月发生的事。”

“可这跟你搞得如此鬼鬼祟祟又有何关系。”

“有,这关系大着呢!”

“但闻其详。”

“曹大人,您忘了钦天监是做什么的?要是被钦天监的那些精通天文地理的老爷们晓得我在这儿钻研西夷历法,他们还不得跑来把我‘厚谊堂’给砸了!我怕死得很,可不敢跟康熙朝时的汤若望一样差点被凌迟。”

曹毓英反应过来,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韩秀峰又从架子上取出一个古古怪怪的西夷器物,意味深长地说:“何况这儿不只是钻研西夷历法,也钻研西夷的天文地理。比如这个叫象限仪的东西,就是西夷在几百年前制作出来的,据说专门用来测量这天究竟有多高,然后借助它在一望无际的汪洋上航行。”

庆贤冷不丁插了句:“皇上乃天子,天能量吗?”

韩秀峰放下象限仪,又拿起一个古古怪怪的器物,接着道:“这个带圆圈的器物叫作……叫作……”

吉禄刚登记在册过,不失时机地来了句:“禀韩老爷,这叫作测天仪。”

“对对对,叫作测天仪,据说这是西夷通过几百年前从大食人那儿学到的啥子‘十字测天法’而制作的,反正也是测天的,还有这些个‘六分仪’、‘天文钟’,全是用作测天的。要是被钦天监的那些夜观天象的大人们知道,我还不被他们揪菜市口去凌迟?”

曹毓英反应过来,不禁笑道:“原来你是担心钦天监。”

“不只是担心钦天监,一样担心礼部、理藩院、太医院甚至国子监。”

“礼部有何好担心的?”

“曹大人,您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跟西夷打交道原本是礼部的事,打探俄夷的动向应该是理藩院的事,要是让他们晓得我韩秀峰抢了他们的差事,他们还不把我给生吞活剥了?”

“太医院呢?”

“太医院也一样,别的不说,就是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我一个同乡有个闺女,生下来时就是三瓣嘴,就算请太医,太医也束手无策。但西夷的大夫能治,前不久刚送上海去请西夷大夫医治了。我不信洋教,也不喜欢西夷,但我觉得西夷医治三瓣嘴办法咱等学学,得把西夷的医书翻译过来,好好钻研。”

曹毓英终于意识到“厚谊堂‘为何要搞得如此隐秘,不禁笑道:“要是让翰林院和国子监知道你不好好念圣贤书,躲在这儿钻研西夷的歪门邪道,一样会把你这儿给砸个稀巴烂。”

“明明是在为皇上办差,明明是在给朝廷效力,却要搞得鬼鬼祟祟,像是在做啥见不得人的事,所以我也觉得委屈。”

“你就不怕我说出去?”

“曹大人真会说话,曹大人您要是也那么迂腐,皇上还能让您做领班军机章京?”

“韩秀峰,别故弄玄虚了,皇上命恩俊带我来究竟何事?”

“实不相瞒,是秀峰奏请皇上让恩俊请您来的。”

“你请我来的?”

“正是。”

“请我来做什么?”

韩秀峰直言不讳地说:“请你将我‘厚谊堂’整理好的夷情向恭亲王、彭大人、穆荫大人和杜大人禀报。”

曹毓英冷冷地问:“你虽是记名章京但一样有出入宫禁的腰牌,一样可以在军机章京上行走,你为何不去禀报?”

“因为下官忙不过来,”韩秀峰指指满屋子西洋器物,一脸无奈地说:“下官不但要打探夷情,还要盯着外面那些人翻译西夷的邸报和书籍。并且要向皇上、怡亲王、郑亲王、文中堂禀报,真是分身乏术。”

曹毓英不但不讨厌这个差事,反而很愿意做这个传声筒,毕竟这是机密中的机密,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参与的,想了想又问道:“这里的事除了皇上、怡亲王、郑亲王和文中堂之外,还有哪些大人知道?”

“肃顺大人知道,恭亲王和彭大人他们都知道,柏中堂原本知道一些,不过今后估计是不会知道了。”

“恭亲王和彭大人他们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曹大人,您是问‘厚谊堂’还是皇上命我专事打探夷情的事。”

“皇上命你专事打探夷情的事。”

“那就早了,就在我调任通政司参议的第二天。”

曹毓英微皱起眉头,心想原来彭蕴章早知道了,可彭蕴章居然什么都没说。韩秀峰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接着道:“如果说‘厚谊堂’,那知道的人更少,只有皇上、怡亲王、郑亲王、文中堂和肃顺大人,以及书肆里的这些人和下官奉旨派驻各地打探夷情的文武官员,加起来不超过五十人。”

恩俊不晓得什么时候走了进来,竟站在众人身后冷冷地说:“禀曹大人、韩老爷,知晓内情的共四十七人,这里的事儿要是泄露出去不难追查。”

“这么说本官来了一趟,还稀里糊涂担上干系了?”

“曹大人,这也是您的荣耀,咱们这儿虽比不了军机处,但也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恩俊岂能错过这个机会,摆出一副天子亲军的架势,紧盯着曹毓英不卑不亢地说:“卑职奉旨专事负责‘厚谊堂’守卫,明儿个一早就去内务府帮曹大人刻制腰牌,从明儿个开始曹大人您就是‘厚谊堂’四掌柜。”

“大掌柜二掌柜都是谁?”

“大掌柜自然是韩老爷,卑职是二掌柜,庆贤三掌柜,曹大人您来得最晚,只能委屈您做四掌柜。”

曹毓英被搞得啼笑皆非,禁不住问:“如此说来,本官得听你和韩大掌柜的?”

“在外面您是上官,但只要进了这道门您就得听韩老爷和卑职的!”恩俊强忍着笑,又煞有介事地强调道:“职责所在,对不住了。您要是觉得委屈或不妥,大可递牌子乞求觐见,去跟皇上要个说法。”

曹毓英岂能不晓得这个“四掌柜”虽在韩秀峰和恩俊之下,但却是个离皇上更近,甚至能上达天听的差事,并不觉得有多委屈,何况只是个名义又不用真在这儿办差,不禁笑道:“行,四掌柜就四掌柜,都说客随主便,这儿原本就是你们的衙门,我来了便是客,就得听你们这些主人的。”

韩秀峰没想到恩俊会搞这一出,更没想到曹毓英应对的如此之妙,正不晓得该说点什么好,恩俊又冷冷地说:“再就是向几位军机大臣禀报完夷情之后,公文要一份不少地收回交三掌柜存档,军机处那边不留,更无需存入方略馆。”

曹毓英心想说到底还是担心泄密,一口答应道:“行,本官知道了。”

恩俊扯虎皮当大旗,把堂堂的领班军机章京唬得一愣一愣的,韩秀峰觉得有些好笑,想想干脆躬身道:“曹大人,明人不做暗事,前些天您和军机处的几位同僚登门拜访,惊动了堂内的几个兄弟,他们担心您会无意中坏了朝廷的事,于是在您第二天进宫当值时,把您送圆明园去了。下官已经责罚过,还请曹大人别往心里去。”

曹毓英楞了楞,猛然反应过来:“原来那天不是意外,原来是你们搞得鬼!”

韩秀峰不无尴尬地笑了笑:“正是。”

“好你个韩秀峰,竟敢作弄本官,还害本官被科道弹劾!”

“跟大人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总被眼睁睁看着大人去顺天府、步军统领衙门和五城察院报官,最后坏了朝廷的大事好!”

“你……你……”

“曹大人,咱们也算交过手,看在今后还得打交道的份上,能否相逢一笑泯恩仇?”韩秀峰笑看着他问。

曹毓英岂能不晓得韩秀峰这是想言和,再想到的确在背后算计过韩秀峰,真正坏的是那个明明知道韩秀峰在给皇上办差却什么也不说的“彭葫芦”,曹毓英不禁指着韩秀峰笑骂道:“身为堂堂的朝廷命官,竟使那下三滥手段,传出去也不怕人家笑话!”

“所以备了一桌薄酒,想给大人赔罪。”

“好吧,恭敬不如从命,至于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曹毓英想想又笑道:“韩秀峰啊韩秀峰,真没想到你虽是捐纳出身,但也有几分君子之风。”

“不敢当不敢当,秀峰是真小人,曹大人您才是君子。”

“话里有话,你这是骂我伪君子?”

“真小人对上伪君子也挺好,何况咱们这儿最怕的就是真君子。”

曹毓英身在中枢,几乎所有的奏折和皇上下的谕旨都经过他手,本就是不是迂腐之人,岂能听不出韩秀峰的言外之意,不禁环视着满屋子令人眼花缭乱的西洋器物,喃喃地说:“我看这儿的人既不是真小人也不是伪君子,而是忍辱负重为朝廷效力的鬼谷先生!”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