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金庸网 > 历史 > 病娇世子嚣张妃 > 第一卷 灭族恨 第三十五章好话好说别过来

长公主府

“本宫知道了!”云凯蒂眼见着一道白色身影自门前擦过,忙着叫侍卫退下。

“阿尘怎好这才刚来就急着要走,竟是一个招呼也不打么?”云凯蒂懒懒地起身,光着脚便去寻站在门口一动亦不动的玉凌尘。

“殿下小心地上寒凉,凌尘这便退下!”玉凌尘恭敬地施了个礼,竟然真的说退下便退下,没有半点流连。

云凯蒂强压着性子,眼神之中明显有几分不悦,却只是微微地勾起嘴角。

阿尘还真是好不无情呢,如此恃宠而骄,本宫还真是越看越喜欢!

“来人!”笑意尽收,眼底之中满是狠戾。

“既然那王家是个守不住事的……”云凯蒂话不过说了一半,死士便已明白,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正准备去行事,却被云凯蒂猛然叫住。

“不管是谁在调查玉家当年之事,本宫只想要一个结果,玉家男丁七十二口,当年已经全部伏法,无一生还。”云凯蒂眉心一皱,只不过片刻思考。

“那个前幽灵郡郡守王逸,别忘了给本宫捧回一抹灰!”本宫才不要什么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鬼话,本宫要的是,他必须死!

护国大将军府

玉瑶这一觉睡得好不难安,反反复复地重复着一个梦,猛然惊醒,一身冷汗浸透。

“啊……”不等玉瑶喊出动静,已被一双有力的双手紧紧捂住嘴巴。

“你个狗奴才,是想捂死本夫人吗?”

见玉瑶安生下来,身旁之人这才放下手来,一屁股坐在榻上,不忘将玉瑶向床榻内侧推了推,随即躺下,只跟自家炕头一般随意自在。

玉瑶先是踹了这人两脚,却不见反应。

“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要是被别人看见,不要命了吗?”玉瑶满心惊惧地四下望去。已是深更半夜,怕是自己喊破喉咙,都没有人能听到。这守夜的小蹄子也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

“瑶儿莫要白费力气,搞定区区一个丫鬟,对于你强哥哥来讲,不过是轻而易举。”钱强终于被磨没了性子,一把将玉瑶扯在榻上躺好。

玉瑶岂是那轻易安生的主,手蹬脚刨了挣扎了半会,奈何只是徒劳,眼看着钱强的脸色不再好看,这才安分了下来。

玉瑶猛然想到了自己适才的梦,管它到底是不是个梦,在我玉瑶这里梦就仅仅只能是一个梦,眼神之中,瞬间闪过一丝凶光,不过片刻,便倚在钱强的怀里,小鸟依人一般,眼神之中满满的柔情蜜意,声音软得只叫人发酥发麻。

“好哥哥,瑶儿好怕怕,你摸摸,适才又是魇住了,都怪那多事的郎中……”玉瑶有意话说一半,小心地观察着钱强的反应。

钱强自然知晓玉瑶惯会耍一些小心思,虽然上不得台面,却也是可控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便任由她偶尔利用,只当是夫妻情趣,倒也无妨。

“瑶儿不怕,有哥哥在,自然不会舍得委屈瑶儿半分。”说话间,钱强的手已经不安分了起来。

“哥哥好坏呀!人家是想,是想……”不等玉瑶将话讲完,自然又是一番轻怜蜜爱。待云覆雨收,玉瑶一脸娇羞地将头埋在钱强的胸前。

“哥哥万不可再如此,瑶儿如今有孕在身,且刚刚足月,若是一个不小心,我们的孩儿便……”玉瑶话未说完,便被钱强狠狠地按住肩膀。

“瑶儿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钱强这才意识到,自己激动之下竟然没有控制好力气,只看着玉瑶那明显吃痛的神情,忙着撒开手,在那肩头轻揉了片刻。

“好哥哥没有听错,瑶儿腹中的胎儿自然是哥哥的,要不是那日瑶儿头脑灵光,险些被那郎中说漏了嘴,只是那郎中不知是否会守口如瓶,若是哪个多嘴的将话传到将军耳朵里,瑶儿倒是不怕,只怕是我们的孩子……”玉瑶不禁别过脸去,以帕掩面,隐隐地抽噎着。

“好瑶儿不怕,有哥哥在,定会保你和孩子安稳。”难得钱强没有再继续流连,若是换作寻常,只怕是鸡不打鸣天不亮,不会舍得从这榻上爬起来,今日倒是利索。

玉瑶眼看着钱强离去的身影彻底淹没在茫茫暮色之中,只看着榻上好一番凌乱不堪,满屋子那令人作呕的男女交、欢之后的味道,双手死死地抠着被角。嘴角扯出一抹僵麻的笑意。

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折腾了这么一遭,难得玉瑶竟是睡得好不香甜,只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一大早便闹了起来。玉瑶被吵醒,难免有些不悦,只听着门外吵吵嚷嚷个没完,便叫人上前询问。

“回禀夫人,是二小姐……”夏儿遮遮掩掩,欲言又止,很是为难的模样。

玉瑶心头一紧,自己竟然昏了头将这茬给忘了,只恨那条死狗,偏偏被它坏了事,要不然……玉瑶猛然从榻上起身,丫鬟们忙着上前伺候。

“还不让那死丫头赶紧给本夫人滚进来,这般闹腾,还不嫌丢人?”玉瑶一个眼神,丫鬟们却是为难,只是看着二小姐那般呆傻模样,怕是和大小姐一样,落水之后,伤到了脑子。思来想去,夫人之命,哪敢不从,只得将门打开。

这门刚打开,一个圆滚滚的物件便华丽丽地滚了进来,不是刀淼淼是谁。先前一直奋力地砸着门,谁料门忽然被打开。

“娘亲!”只看着刀淼淼嘴里裹着手指,砸吧作响,口水横流,好不香甜。只比巷子里那小儿痴呆怕是好不了几分。

玉瑶再明显不过的嫌弃,抄起帕子捂着嘴,强忍着好一阵恶心。

刀淼淼大步流星地走到玉瑶身前,将那嘬得发红的手指递到玉瑶身前。

“这个糖果好甜,淼淼都舍不得吃,都留着给娘亲吃,娘亲要是再不吃就化了。”刀淼淼憨憨地笑着,当真像极了那三五岁的孩童。

玉瑶心头忍不住好一阵发酸。脑海中不禁回想起,淼淼不过还是个穿着开裆裤的孩子,只看着刀飞飞那小贱人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好不稀奇罕见的糖果,便扯着自己的衣襟哭闹个没完。

可怜自己那时只是个不招人待见的姨娘,平时的月例,便是上下打点府中的关系都是捉襟见肘,不得不省吃俭用扎紧裤腰带,哪里还有闲出的银两给淼淼买什么稀罕物件。眼看着刀淼淼哭闹不止,要得紧了,只得随手蘸了些蜜糖,塞入淼淼口中,骗她是糖果,这才勉强糊弄过去。

玉瑶怎么也想不到,淼淼竟然至今还记得。玉瑶只觉得眼眶有些发烫,泪水不住地打转,不过片刻,只将刀淼淼揽在怀里。

“好孩子,也许这样也挺好,至少你还活着!”

刀淼淼在醉心阁这一闹便是半日,自己倒是精力满满,只是刀霸天刚刚散朝归来,便听闻了刀淼淼大闹醉心阁之事,慌忙赶来。

“我刀霸天竟是造了什么孽,两个女儿如今一傻一呆,原本还指望着,指望着她们,唉!”

玉瑶小心地上前,轻轻地拍打着刀霸天的后背。

“将军莫急,将军还有瑶儿。”玉瑶眼看着刀霸天转身,便抄起帕子做呕吐状。

刀霸天小心地将人向怀里拉近了几分,手温柔地探向玉瑶的小腹。

眼看着这两个女儿怕是不中用了,还好天不亡我刀家,这腹中的孩儿,或许就是我护国将军府的指望。

是夜,刀飞飞晚膳用得多了些,只觉得有些腹胀难忍,便随处溜达消化食。只听闻身后隐隐有些动静。四下望去,忙着寻一件趁手的家伙事,只是自上次自己一不小心误伤了那死太监之后,这院子里便是一根柴火棍也不见,不得不说,自家老爹还真是防火防盗防飞飞,这一招高,实在是高。

“长姐可是在寻找这个!”

刀飞飞只觉得心头一惊,猛然回头,眼看着一个木棒便朝自己挥来,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你,好话好说,你别过来!”刀飞飞眼看着被逼到假山处,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只怕是再跑下去,没被刀淼淼一棒子拍死,先被自己累死。

刀飞飞的话貌似起了作用,只见刀淼淼当真将那木棒扔做一旁,双手扶着膝盖,死命地喘着。

“你,你不是傻了么?”正所谓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只是她刀飞飞是谁,打人不光要打脸,还不能偏心,打完左脸再打右脸。

难得刀淼淼没有恼怒,只是缓了片刻,终于呼吸平稳了几分。这才直起身来。

“长姐不也是一样。”姐妹二人相视一笑,这笑容之中,却不知饱含着怎样的深意。

“所以,你并不是真的傻了?”二人背靠着假山,靠紧坐着。

刀淼淼倒不是计较刀飞飞左一个傻子右一个傻子的叫着,只是那天那个狗屁还魂针是真疼,还有自己好不容易疼醒了,刚刚睁开眼,又是一巴掌拍了下来,险些将自己拍死。这一针一掌之愁,自己自然是要好生偿还。

刀飞飞这才知晓原来刀淼淼竟是在计较着这个。忍不住放声大笑,只是片刻便再笑不出。

“淼淼或许还应该谢谢我,至少谢谢老黄。”想到老黄,刀飞飞难免有些神伤,若是换作寻常人家,活着尚且可以一日三餐剩菜残羹怎么也能喂它个饱,死了至少还可以掉个汤给主人留个念想。只是这焚心草的滋味,刻骨穿肠,只怕是不好受吧!刀飞飞这才想到了什么。

“长姐有什么话,直说便是!”死过一次,难得刀淼淼头脑竟然真的灵光了不少。不用刀飞飞问,自己大概也算准了她大概想要知道什么。无非是自己为何落水,为何醒来非要装傻而已。

“若说是母亲指使将我推入冰河,无论如何,便是淼淼当真是傻的,自然也是不信的。”刀淼淼神色之中忽然平添了几许淡淡的忧伤。

“只是那焚心草,那焚心草确实是母亲混入水中的无疑,先前,先前那本是为……”刀淼淼话说一半,刀飞飞便猜出了大概,这么高级狠毒的玩意,自然是那毒妇好心为自己准备的,只是那焚心草千金难求,亏得她下了血本,还真是舍得。

“所以,不管先前是不是母亲授意,她是真的想过要置我于死地!”刀淼淼没有痛哭流涕,平静地仿佛只是在陈述着别人的故事。

“接下来,淼淼就打算这样一直装疯卖傻下去!”刀飞飞不过随口一问,只觉得墙角处窸窸窣窣明显有几分异动,想来又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小贼。

“自然不,本小姐要嫁入侯府!”刀淼淼话音刚落,只听闻一声异响。

“噗通!嗯……”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