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金庸网 > 仙侠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四十六章许你一个愿望

苏樱雪在元祁手里挣扎着,元祁的手使了一些力气,苏樱雪顿时感觉自己有些呼吸困难,脸都成了酱紫色。

“皇……皇上难道要……要违背承诺,现……现在……杀了臣妾吗?”

苏樱雪断断续续地说着,元祁顿了一下,瞬间松开了掐住苏樱雪的手,苏樱雪跌落在地,不停地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皇上,臣妾还等着呢?”

沐凌蝶在床上娇喋着,希望元祁速战速决,最好尽快解决掉苏樱雪这个碍眼的女人,谁知元祁却只拿来一条腰带,绑住苏樱雪的手,将一头系在桌子上,邪魅地说道:

“爱妃就在此处观摩最好。”

苏樱雪挣扎着,心中暗道,云游啊!云游,你速度能不能快点,只要你吃下药丸假死,有人来报信,皇上就会心软,到时候我救你,我们俩也就都安全了,你到底能不能理解本宫的意思?

就在元祁刚刚爬上床榻,打算与沐凌蝶再继续未完之事时,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

好事屡次被打扰,元祁怒不可赦,大吼道:

“谁?”

只听小太监刘文悲悲切切的声音传了进来:

“呜呜……皇上,是奴才,大牢那边出事了。”

“进来。”

元祁一边急忙穿着衣服,一边对着门外的小太监刘文喊着。

小太监刘文推开门一进来,便痛哭流涕跪地说道:

“呜呜……皇上,云游他死了……”

“怎么可能?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元祁的声音一下子变的沙哑了起来,云游跟随他多年,若说没有一丝感情,那是骗人的,元祁的脑海浮现出第一次见到云游的场景。

那一年也是在寒冷的冬天,天空下起鹅毛般的大雪,元祁的母妃,因病去世,他感觉到了孤单,因为在冰冷的皇宫里,每一个人都很忙,他的父亲忙着打理朝政,兄弟们争相在他父亲面前表现着,唯有他一个人在宫外漫无目标地走着。

后来他被一个人给绊倒了,元祁恼怒极了,本想好好教训这个不长眼的人一顿,却发现竟然是跟他同样大小的孩子,冻晕在了雪地里。

出于心中的那份善心,元祁出手帮了他,云游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从那天开始,云游便寸步不离地跟在元祁身边,元祁撵都撵不走,有了云游在身边,元祁仿佛不再孤单,他有了可以抱怨,说话的人。俩人也时常因为意见不合而争吵,但云游总是点到为止,俩人也算配合默契,如同朋友一般。

元祁不知不觉眼角滑落一滴泪水。

“皇上还愣着干嘛?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云游的死因?”

苏樱雪见元祁呆愣,大喊了一声。

元祁恍然大悟,急走两步,但又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回来解开了苏樱雪手臂上了腰带说道:

“你回“锦绣阁”吧!朕回头再找你算账。”

“也许臣妾可以救云游?”

苏樱雪一下子抓住了元祁的手说道。

“胡闹!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朕开这种玩笑,你以为你是大夫吗?”

元祁恨苏樱雪的不识时务,大吼着,向外走去。

“皇上忘记了臣妾可是救活宫外那个老妇人吗?”

苏樱雪说着,拉起元祁的手,向外走去,因为她给云游的药,只能维持俩个时辰,从牢房快步走到这里,差不多需要十五分钟。来回为半个时辰。

苏樱雪想利用元祁对云游的不忍,让元祁原谅云游。加上苏樱雪觉得云游的事,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才会让元祁对云游下狠手,这个幕后之人。很可能是沐凌蝶。

因为元祁是皇上,他一定没有那份闲情雅致派人盯着她与云游,一定有人前去禀报。那么禀报的人,目的是什么?很显然是落井下石。

如果苏樱雪直接向元祁求情,只会做实她与云游关系匪浅的罪名,元祁只会更加恨着云游。

所以苏樱雪得知云游出事之后,火急火燎做了一粒假死药丸,然后去了“轩翠宫”外,云游挨打的地方,大闹了一通,趁乱塞给了云游。

苏樱雪心想,既然有人在推波助澜,云游此番没死,必然会有人想要再想办法害死他。

这个药丸可以在万不得已时,让云游处于假死状态,就算没人害他,云游吃下药丸,有人报告云游死了,元祁也会心软。

看着被苏樱雪拉住的手,元祁仿佛回到了几天前,他从逍遥王府带苏樱雪回宫,途中因为生气,纵马撞人,也是苏樱雪拉着他救的人,此时的元祁不知为何竟然真的相信苏樱雪可以救云游。

苏樱雪,元祁,还小太监刘文疾步向天牢的方向走去。

小太监刘文一边走,一边摸着眼角的泪水,忍不住唠叨着:

“云游怎么就这么走了呢?他走了,谁还跟奴才吵架啊!以后没人吵架了,多么孤单啊!呜呜……”

“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元祁用沙哑的声音,接口询问着。

“呜呜……回禀皇上,天牢里的狱卒传来消息说,云游他被押到那里时,就已经奄奄一息,最终没有熬过去,断了气。”

“奄奄一息?怎么可能?他自幼随朕练武,就挨几板子,怎么可能如此不经打?”

元祁怒不可遏的大吼着。眼中同样有着莫名悲伤。

“皇上,云游他刚刚受完三十大板,还没有缓过劲来,皇上又命人打他二十大板,整整五十大板,打在一个铁人身上也受不了啊!何况云游他是有血有肉的人呢!”

小太监刘文因为云游的死,伤心过度,没有了分寸,唠唠叨叨地说着,大有怪责皇上元祁的意思。

元祁骤然停止脚步,怒斥道:

“你在怪朕?要不他戏耍朕在前,又与苏……”

元祁刚想说,又与苏樱雪勾勾搭搭,可当他想到苏樱雪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眸时,元祁生生将此话咽下,叹了一口气说道:

“不是俩次都没打完吗?怎么能如此不经打?”

“皇上,奴才就不明白了,你不是杖责云游第一次时,你就心软了吗?你还让奴才去给云游送药,云游这药都没有来的及涂上,你怎么又如此狠心,将人活活给打死了呢?”

小太监刘文越说越伤心,眼泪怎么也止不住,虽然俩人偶有争吵,但人相处久了,总是有感情的。

“朕不是让你给他擦药吗?怎么你没有给他擦吗?”

许是小太监刘文的多情善感,感染了元祁,也许是元祁真的对云游有着兄弟般的情谊,他忍不住用沙哑的声音询问着,一边大步向天牢的方向走着。

小太监刘文小跑步追上元祁说着:

“上午的时候,奴才依皇上之言,说是奴才偷偷给他送的药。可云游他很聪明,一下子便猜到了是皇上你让奴才送的药。他说他对不起你,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他都不该伙同淑妃娘娘戏耍皇上,所以他没有擦药,拖着伤重的身子去了御书房,本想找皇上你认错的。可是却听说你去了冷宫。他也就去了冷宫。奴才就搞不懂了,在冷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皇上你那般生气,非要将他给打死不可?呜呜……”

元祁一听,突然停了下来,不可思议地询问着:

“你是说云游是去冷宫找朕的?”

苏樱雪本来低着头跟在元祁身后的,元祁突然停住,苏樱雪不小心撞在了元祁的后背上,元祁回身抓住苏樱雪质问着:

“苏樱雪,你告诉朕,你到底为什么会与云游在一起?在冷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元祁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感觉自己或许好像错怪了云游,胸口堵的慌,唯有向苏樱雪询问着事情的事情的经过。

苏樱雪眼眸流转,脸上挂起妩媚讽刺地笑说道:

“这要问皇上都干了什么了?今天有几个侍卫说奉了皇上的命令,强行拉臣妾出冷宫,甚至还说皇上你下令,生死不论,还对臣妾动了手,是云游赶到救了臣妾。他告诉臣妾,皇上是关心臣妾的,还为臣妾做了不少事,让臣妾体谅皇上,对皇上好一点。可惜他的这片心,却被当成驴肝肺了,真是……咳!”

苏樱雪一边说道,一边哀声叹气,元祁骤然大怒,紧抓苏樱雪的手臂大怒道:

“你为什么不解释?你为什么早点跟朕说这些?”

苏樱雪波澜不惊的眼神里闪过一丝轻蔑,冷冷质问着:

“皇上需要臣妾解释吗?如果臣妾真的解释,皇上又会听吗?皇上除了沐凌蝶的话,还听得进他人之言吗?”

元祁徒然松开了手,他也知道如果在当时情况下,苏樱雪的解释,只会让自己火上浇油。一切都是自己多疑的结果。

但他依旧维护着沐凌蝶说道:

“这不管珍妃的事,是朕的错。苏樱雪如果你真的能救活云游,朕算欠你一份人情,满足你一个愿意。哪怕你与朕的三个月之约,朕也可以取消,朕可以让你活着,只要你能救他。”

“成交”

苏樱雪爽快地答应。这是意外之喜,也许可以借此机会,让她不用再看皇上元祁与沐凌蝶的嘴脸,好像也不错,苏樱雪想着,快步向天牢走去。

走到到天牢,里面阴气沉沉,喊冤声震天,因为时间紧迫,几人充耳不闻,快步向关押云游的牢房而去。

走到铁笼前,只见一群人围在那里,元祁大喝一声让开,众人急忙跪地给元祁磕头,元祁不耐烦地说着:

“都起来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副侍卫长吕新一脸悲痛欲绝般说道:

“皇上,云大人他……他没能熬过那二十大板,死了……”

“胡说,什么二十大板,最多也就十板子,朕不是叫停了吗?”

元祁顿时大怒道,他感觉事情另有隐情,有人在害云游,否则身强体壮的云游绝不可能这么快死掉。

元祁用颤抖的手,探上了云游鼻息,发现云游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大喊一声:

“苏樱雪,你快看看云游他还能不能救活?用不用按他的肚子?朕帮你按成吗?。”

苏樱雪朝元祁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皇上以为任何病人都按俩下肚子就好吗?没文化真可怕……”

“你……”

元祁指了指苏樱雪,刚想骂几句,可为了云游,他又忍了下来,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你来……”

“皇上,不要忘记你答应臣妾的事情。”

苏樱雪说着,向云游走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