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金庸网 > 都市 > 总裁每天都在病危 > 一百一十四章 助理组结婚了(一)

一百一十四章 助理组结婚了(一)

四月一日,愚人节的日子,孟春与钟念喜提婚礼。

请帖分别送给了两个总裁一张,没有两个总裁,就不会有他们的今日,感谢两位为他们的爱情添砖加瓦地设置重重障碍。

任川有点懵,“这选的是什么倒霉日子?”

江桓也有点想不明白,“玩儿真的?”

他们两个像是研究什么商业机密一样研究着两份请帖,发现上面的言辞非常委婉,甚至还妄图申请长达一个月的蜜月婚嫁。

“不行。”任川铁面无情,“又不是生孩子,要一个月干什么?就算是要生,怀胎十月,那只要找十个女人,让她们加班奋斗一下,半个月也就生出来了。”

江桓看向他,有点目瞪口呆,“这就是资本家的嘴脸么?”

任川一瞥他,“合着你就不是资本家了?”

他看向江桓刚刚发给钟念的短信,“离婚假期可以考虑十五天,不带薪,公司的工作不能够耽误,但是季度奖要取消,鉴于存在伤心过度超额消费的可能,所以本月工资扣发百分之五十。”

“啧啧啧。”任川啧啧着摇头,“毫无人性。”

江桓看他一眼,“嗯?”

任川立马就改了态度,竖起了一根大拇指,“我的意思是英明神武!”

孟春与钟念的婚礼选在了荷兰,这个第一个通过同性婚姻法的国家,想一想要在一片郁金香的花海之中举办婚礼,怎么想都很唯美。

江桓和任川决定先提前飞过去一个星期,就算是度假了。

资本家的嘴脸在这一刻展露无遗,两位新婚在即的助理还被困在公司兢兢业业,两位捣蛋惹乱八级专业的总裁却提前度假了。

孟春与钟念齐齐咒骂了一声,“呸!万恶的资本家!”

第一站的目的地是阿姆斯特丹,不为别的,就因为这里有世界著名的红灯区,与帅气洋溢的小哥哥。

江桓看见任川在地图上将红灯区大大地画了个圈,眼睛都直了,一把将他手里的圆珠笔给抢下来,“你想要造反?”

爱美之心人人有之,一直看身边的歪脖子树总会审美疲劳,也得抽空看看大森林啊。

任川用地图将自己的脸给挡住,眨着眼,一脸无辜地看着江桓,“那个……”

“不行!”江桓行使了自己的一票否决权,“绝对不许去!”

“我就想去挑点情趣用品。”任川睁着眼说瞎话,“你难道就不想玩点新花样么!”

江桓语塞了一瞬,“额……”

任川趁势追击,在江桓的心口上插了一刀,“我觉得我们的床上运动有点过于无趣了。”

江桓的心口噗呲一声。

任川又说了,“而且你会的姿势太少了,就那个几个,A面日完了,日B面,你当你烙饼呢?”

江桓的心口又是噗呲一声。

“学无止境。”任川说教一样地看向他,恨铁不成钢,“荷兰**易是合法的,又通过了同性婚姻法,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更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红灯区,你就不想去学习一下先进技术么?”

江桓还真就被他说的动摇,“我……”

打完了棒子又给俩甜枣,任川用肩膀撞了撞江桓,挤眉弄眼地笑了一下,“再说了不还是有你么?”

他懒懒散散地躺在江桓身上,两手挂在他的脖颈上摇来晃去,“你觉得你的魅力不如橱窗里的女孩男孩么?”

江桓就差脱裤衩给他证明一下,“操,老子天下第一帅!”

任川又笑嘻嘻地将地图拿起来了,继续做自己的红灯区攻略。

白天的阿姆斯特丹与晚上截然相反,在白天阿姆斯特丹看上去就仿佛是一位纯情少女,穿着洁白的衣裙穿越在风车与花田之间,而到了夜晚则变得浓妆艳抹,妖娆风情,仿佛要吃人骨肉一样。

“人还挺多。”站在水道边,任川四处张望着,红灯区俨然已经成为了阿姆斯特丹的热门景点,甚至还可以看到女生的面孔,“哇哦!”

“你别乱跑。”江桓牢牢牵着他,活像是在照顾自己的孽子,“这里小偷特别多,还有瘾君子,你可别……”

任川却兴奋地根本就听不进去,一马当先地走在前面,“走走走!”

水道潺潺流淌,两边是展示用的橱窗,女孩们穿着暴露,向游客们展露着自己的身体,身材并不一定要完美,有高有矮,又胖又瘦,各有风情。

亮着红灯的代表着可以交易,拉上帘子的,代表着正在工作,还有亮着蓝灯的,代表着是变性人。

红灯区的这个叫法起源于美国,十九世纪九十年代的美国,矿工们井下作业,常常佩戴着红色的探照灯,结束一天的作业之后,他们会前去寻欢作乐,顺手将红灯留在了门口,让人们知道这间屋子已经被人占了。后来的妓女门就在门口放上一盏红灯,代表着正在接客。

红灯区对性的包容度和接纳度非常高,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各种形式的展览,表演,性用品商店,甚至还专门为游客准备了与性/爱相关的纪念品。

江桓陪着任川在Cassa Rosso,这家红灯区最有名的店,观看了一场live sex show,真枪实弹的表演,但他有点索然无味,以前他看AV也会产生冲动,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口味已经变了,欣赏范围仅限于任川一人。

走出来的时候任川悄悄附在他的耳边,“我觉得不太好看。”

江桓笑了一下,低头吻了吻他,“回去了老公给你表演。”

逛了一会儿,任川口渴了,推着江桓让他去给自己买咖啡,在红灯区里你看到的coffee shop千万不能进去,因为那不是普通的咖啡馆,在荷兰大/麻售卖是合法的,coffee shop里的饮品通常都会添加大/麻提取物。

Koffiehuis才是正常的咖啡馆。

江桓前去买咖啡,任川就顺便逛逛一家情趣用品店,看着货架上千奇百怪的情趣用品,想一想这样的东西用在自己身上或者江桓身上,他那点脸皮就仿佛是蒸腾了一样。

他挑了两样走向柜台,旁边的一个年轻人不小心撞向他,手里的货物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说了一声“Sorry.”

任川把东西捡起来,刚刚想要付钱,一摸口袋,却是空的。

他的瞳孔一瞬间放大,想起了刚刚那个撞向他的年轻人。

任川拔腿就追了出去。

刚刚从咖啡馆走出来的江桓正好看见了这一幕,手中的两杯咖啡当啷落地,心脏一下子就跳到了嗓子眼,离弦之箭一样追了上去,“任川!别追!”

红灯区的音乐实在是太过喧闹了,江桓的喊声被掩盖过去,任川根本就没听到。

他追逐着那个小偷拔腿狂奔,穿越人群,引来了一片尖叫声。

江桓闪避过迎面走来的路人,紧跟上去,“任川!回来!”

任川一把抓住了小偷的兜帽,将他拽了个趔趄,小偷猛地一回头,挣扎着打出了一拳。

江桓都要吓疯了,大喊着,“Don't hit him in the stomach!(不要打他的胃!)”

任川眼疾手快一把攥住了小偷的拳头,顺势狠狠一拧,就让他手腕脱臼,紧接着膝盖顶上去,将他压倒在地面上,“Return the wallet!(把钱包还回来!)”

小偷痛的大叫,“Ahhhhhhhhhhhhh!”

任川直接就动手从他身上搜出了自己的钱包,刚一转身,就看见了江桓,还不等说上两句话,就被江桓狠狠一推,“你是傻子么!”

任川的话就卡在喉咙口,“我……”

“这才多少钱?钱重要还是你重要!”江桓不管不顾地怒吼着,真想把任川的脑袋给撬开看看里面是不是都是水,“你他娘的怎么不上天呢!”

任川眨巴了两下眼睛,“我……没事儿……”

“你不知道自己刚刚动过手术么!”江桓吼的脸红脖子粗,在小偷挥出拳头的时候,他的心脏就仿佛是直接被人给捏爆了,全身上下的血液都跟着倒流,“你出了事儿,你让我怎么办!”

任川安抚着他,企图去牵他的手,“好了好了,我不是没事儿么……”

江桓压根就不让他碰,把他的手狠狠甩开。

任川一下子就变得无所适从起来。

江桓胸膛上下起伏着,粗喘着气,转身要走,走出几米后,转身怒吼着任川,“你还不走!”

任川被吼的委屈巴巴的,瘪着嘴,什么都不敢说,什么都不敢问,就跟刚破壳的小鸭子一样摇摇摆摆地跟在江桓屁股后头。

红灯区也没有心思逛了,直接回酒店,江桓咣当一声把自己给锁厕所里了。

任川刚想上前门板就在他面前拍上了,好险没砸到他的脸。

他开始拍门,哀求着,“哥……我错了!”

门内没有任何动静。

任川又喊,“可错可错了……”

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任川反反复复地哀求,“我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你就别用“生气”来惩罚我了吧……”

他嘀咕着,“再说了,生气伤肾啊。”

江桓的声音从厕所里传来,“滚!”

任川气鼓鼓的,好啊,狗男人我还哄不好你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兜,却发现从情趣用品店里挑的东西还在兜里。

任川瞪一眼卫生间的门,心说狗男人你不是不出来么!

江桓坐在马桶上生闷气,心肝肺没一个舒坦的,暴躁地将手里的烟盒揉捏来揉捏去。

这时候就听见外面的任川用粘腻的嗓子,“风衣脱掉了哦……”

江桓的呼吸停滞了一下。

“衬衫也脱掉了……”

“腰带解开了……”

“就剩下一条内裤了哦……”

任川还给他补充上细节,“那可是白色蕾丝的!”

操,江桓忍无可忍地从卫生间里冲出去,就见任川跪坐在大床上,脸上戴着一条黑色蕾丝的眼罩,他看不到江桓,猜测着他站在哪里,想从床上下来,脚却扑了个空,一下子摔下来。

江桓猛地冲上去接住他,任川摔在他怀里,像是从天堂坠落下来的神明。

任川笑着凑上去吻了吻他的唇,“不生气了,好不好?”

江桓凶恶地咬住他的唇瓣,想起了霸道总裁文里看到的经典语录。

“小妖精,真是拿你没办法。” #打卡区#

助理组才不会这么轻易结婚,总裁才不会让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