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金庸网 > 游戏 > 废柴宫妃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孩子

废柴宫妃 第二百三十九章 孩子

作者:狐萤 分类:游戏 更新时间:2020-08-05 17:58:24

莹妃离开后一个时辰,尚喜亲自送来了崭新的床帐,软枕,外带一匣子梅花香,说是怕宫人翻找东西的时候,熏了我的屋子。

我让酥饼、酥酪好生收着,又给尚喜拿了些赏钱。

尚喜没进里间屋,因为酥酪说我已经睡下了,他在外面低声让酥饼等我醒过来替他赔礼,酥饼连忙说我没生气。尚喜又说了几句话,我隐隐听着,像是说皇上已经下旨,各宫各处可以自便了。

送人回来的酥饼证实了我听的没错,在搜宫之后,皇上下旨各宫各处自便,我这儿迎来了不管天色如何,老娘就要出门找姐妹八卦的璃嫔,和说自己快憋疯了的宋妃。

“在我宫里这通翻啊!”宋妃坐在我床上,用手摸了摸我的帐子,“换了?”她问。

我点点头,给她们学了一下当时情形。

璃嫔笑的打跌,指着我说我占便宜了,问我是不是趁机讹诈。宋妃翻了个白眼儿,说我划算,白赚了这么多东西,不像她,什么便宜都没占到不说,还倒赔了二百两银子。

“啊?”璃嫔张大嘴。

“为什么?”我瞪大眼睛。

宋妃先翻了个白眼儿,而后才告诉我们。原来她被太医诊断出身怀有孕后,就被皇上勒令收起了所有的兵器。想想也是,大肚婆耍流星锤、链子镖,那得多吓人?!

但宋妃兵器太多,她又懒,只让人把兵器统一收到一个屋子里,也没好好摆放,扔进去就算完。

按说,这也没什么。存放兵器的是三间打通的屋子,里面地方宽大,兵器胡乱放在里面,外面挂上锁,哪怕里面闹耗子都没人管。钥匙在宋妃身上,她不进去,她宫里再没人想着往那屋里进。

可搜宫的时候,所有房间都要敞开任人搜查。宋妃没想起来这茬儿,把钥匙扔给尚喜也没嘱咐,自己气哼哼的坐在床上吃话梅,梅子核还没吐利索,兵器房里就出了事故。

“尚喜本来带了五六个人,结果,一个被我的铁蒺藜扎了脚,还有一个,被架子上掉下来得朴刀划伤了肩膀和后背。”宋妃悻悻的说着,我闭了闭眼睛,脑补一下当时的“惨状”,觉着画面实在过于血腥。不过,尚喜带的人应该都是暗卫吧,这点儿防范本事都没有么?

“只是寻常小太监。”宋妃压低声音,“哪儿能都是,嗯。”

“所以你陪了二百两银子,给人当医药费?”璃嫔根本不管我和宋妃说的是什么,只追问银子。

“对啊。”宋妃点点头,“这俩人当时就被抬走了,我面子上过不去,就给了二百两银子。尚喜不肯收,说是他们自己不小心,但我那屋子里乱成什么样儿我心里有数,所以硬是给了。”宋妃长叹口气,就在我和璃嫔以为她是心疼那二百两银子的时候,她冒出来的一句话,恨的璃嫔当场脱鞋,非要抽她的嘴。

“人都说,大肚子的时候不能见血腥、刀兵。你们说我这都看见了,会不会对孩子不好?该不会生出个傻子吧?”

“没见过诅咒自己孩子的孕妇。”璃嫔被我拦着,在我身后拎着鞋跳脚,“你给我呸一口,快些。”

“呸呸呸。”宋妃撇着嘴,但好歹是照做了。

“我们堂子里的姑娘,最怕的就是怀孕。”璃嫔穿好鞋,自己洗了手,重新坐回来和我们说话。

“要知道,在那地方怀了孩子可不是喜事,而是事关生死。男人拿几个钱来寻开心,玩儿了就走。姑娘们呢,自己也说不清楚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所以每次有了身孕,除了吃落胎药外,便会咬着牙咒骂。什么难听,就骂什么。有一次,一个姑娘迎客的时候,正巧孩子落了。客人骂骂咧咧的说晦气,还要打人,我娘好说歹说的,就差亲自上手,才把客人哄走。那姑娘在后院躺了一个月,骂了一个月。那我那时年纪小,问她,孩子都落了,还骂什么?她说这孩子傻,聪明的,怎么会投胎到她肚子里。所以要骂,骂的日后不敢再来,另寻人家去投胎才是。”

璃嫔说完,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宋妃的肚子。

“能投在你肚子里,是个聪明有福气的,可不许说他傻。”

宋妃低头不语,好半晌了,才点点头。

我沉默下来,想着莹妃说的话。

我们是皇上的物件儿,这个时代里,女人们似乎都是物件儿,但物件儿,也有价值高低之分。

好歹,我们是值钱的,有人捧着,呵护着,伺候着,还有什么可不知足的呢?

我想开了,当夜无梦,一夜好眠。早起,收拾妥当了,坐在那儿不知道该不该去给皇后娘娘请安。

好在舞贵妃宫里人来传话,说自今日起免了晨昏定省,也不许我们去搅扰皇后娘娘。

我明白,皇贵妃的计策已经生效,虽然现在宫中还没有皇后娘娘下毒谋害公主的消息传来,也没找到实证,但这事儿,已经在皇上心里留了影子。

先是莹妃中毒,再是公主乳母身死。目前为止,皇上最爱的两个女人都被曼陀罗所害,而且都跟皇后娘娘有关。皇上没法子再信任皇后娘娘,或许,很快宫里就要有新后了。

能出门随意走动了,但我却不想出门。

宫里太危险,不如守在自己的一方天地里,还落得快活。

皇上连着几日都没来,我想,或许是尚喜把搜宫时我的态度告诉了皇上,皇上大约在生我的气。随便吧,我就是个物件儿,我不用在乎主人怎么想。

来串门的舞贵妃说我通身上下写买了“丧气”二字,她走后我照了照穿衣镜,发现确实如此。但那又能怎么样呢?丧也是一种生活态度。

“不去皇后娘娘那里,公主那边儿,总是要去看看的。”婉昭媛午后来找我,硬是把我拉起来,打扮好了,拖出了门。

天气越来越冷,我俩都坐上了暖轿。轿子吱吱呀呀的到了皇贵妃宫门口,宫女说皇贵妃这两日为了照顾公主夜里没睡好,现在正在休息。我和婉昭媛忙说不打扰皇贵妃,只看看公主就好。

有嬷嬷引着我们进了公主的屋子,我和婉昭媛谨慎小心,远远的看着,谁都不敢上前。

公主正在哭,新乳母抱着她喂奶,但怎么都喂不进去。

她嘴里咿咿呀呀的,我听着,像是在叫娘。

“公主看见昭媛娘娘和婕妤娘娘了?”乳母为了让公主不哭,指着我们,逗公主说话。

“娘,娘娘。”公主眼角挂着泪珠,伸手往我这边儿抓挠。

“哎呦。看来公主喜欢婕妤娘娘。”乳母把公主抱过来,婉昭媛踩了我一脚,但我看着那襁褓里小小的、雪团儿一样的小人儿,不自觉的伸出手,把孩子抱进自己怀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