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金庸网 > 游戏 > 亏出个二次元帝国 > 第166章

亏出个二次元帝国 第166章

作者:崩坏的小萝莉 分类:游戏 更新时间:2020-08-05 16:37:05

“这是特别为我准备的,目的是用来见证世界改变的力量,其名为魔眼命运探知。”

叶不负说。

“果然你的命名品位可以修改吗?”助手说。

“不行。”

“为什么不行。”

“因为这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莫名其妙。”

‘哼,所以你才只是我的助手啊。’叶不负说。

“用d改变过去,也就是说改变的时间点之后所发生的事情都会受到影响。”

到现在为止助手他们的言行同样也可以看出,对于改变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他们的记忆都已经

消失了。

要说为什么,这是因为这些事情都没有发生。

如果没有发生的事情,也就是练被记忆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是当然的,然后当然自已也可以被这个改变过去丶延长线上看出。

自已拥有被改变的过去之前的记忆。

这就是神明赋予自已的特殊力量,命运探知。

作为代价叶不负将不知道改变以后所发生的事情。

“算了,这样也好,所以你发送了什么回去。”

“你说发送了什么?”

“所以说啊,你从过去发送了短信对吧,我在问你几天之前,发送了什么回去啊。”助手说。

“不知道。”叶不负说。

“哈?”助手说。

助手忽然狂暴起来,提高了音量。

“等等,你说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助手说。

“哈哈哈,就让我教教你这个助手,为了验证这个假说我们必须进行多次试验而且那些试验都很多。”

“也就是说,你得意洋洋发送了好多邮件,结果连自已也变的不明不白。”

“不是的,实际上在是呀你途中我的右手宝偶组了,又来了。”

助手说“啰嗦,既然自称为疯狂科学家,起码是呀你给我好好做啊,你这个中二病。”

“可恶。”叶不负说。

明明是个助手却如此目中无人。

叶不负拿出手机,不用担心没问题,这是给予我的考验。

“不怕,就这种事情而已,也不是什么事情,这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刚收电话却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真由理就站在自已旁边了。

“叶不负,你在做什么。”

“所以我说真由理,强调多少次了,叫我凶真啊。”

“但是叶不负,就是你啊。”

“算了。”

对这个家伙说了五年了,都没有改过来。

虽然并不喜欢这称呼方式,也只好平静的接受了。

“有什么事情,真由理。”叶不负说。

“唉?”

“什么啊,你是因为找我有事情才来的吧。”

“说起来是这样呢。”

“那个啊,对了快餐准备好了。”

“就是庆祝的装备。”

这么一说直刚才还在一直做准备的大家全体都看向了自已。

说起来也是,现在在这里聚集了这么多人也是为了这个吧。

虽然不清楚记得之前的事情,但也不可以武士。

叶不负特别将白大褂甩了一圈,英姿飒爽的船上以后,庄严的宣布。

“好的,我宣布第89次圆桌会议开始。”

然后几分钟以后。

这个世界已经充满混沌了,仅限于这个研究所。

“助手难道是那个天才科学家。”铃羽说。

“天才少女真不敢当。”

‘为什么像是你这样人,也加入了这里。’

“这个啊,我也不是很平常。”

“琉华子妈妈做的炸鸡块,真是很好吃呢。”

“你能这么说,我想母亲大人会很高兴的。”

“梦雨,你也一起吃吃吧。”

“真的很好吃吧。”真由理说。

“嗯。”梦雨说。

“那个可以摆脱菲利斯一件事情吗。”桶子说。

“什么回请。”

“我希望飞来能够对我说传说中的秘法。

今天的菲利斯可不是女仆哦。”

“这里求通融”

“不行。”

“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飞机,到底是什么,这充满混沌的圆桌会议。”

“明明是决定很重要事情的会议”

“不对哦。”

“到底哪儿不对。”

“这个,并不是圆桌会议是宴会。”

不是圆桌会议啊,好失望。

但是即便订正了她说的话,大概对真由理来说也是对牛弹琴,这里酒精无视吧。

“所以啊,我们金泰你不说难懂的事情。”

“没错,说到底举行庆祝的还是你吧。”桶子说。

说到底自已为什么庆祝,虽然是自已说的,居然不记得。

“但是如果你们谈吵闹会让房东大叔愤怒。”

这个未来道具店,位于秋月苑外围一栋二层的古老杂居大楼,而我们则栖身在大楼的2层。

房东大叔是位于一层的显像管工坊的老板,话说显像管那玩意有市场需求吗?

不过这家店只是一间负责处理地阿森纳hi喜爱那个管示意的特殊点,镇守的店长,看上去是个很可怕的大叔。

真是非常的可怕。

当然大叔看上去是多么的残暴,只要有我隐藏的力量在手,那大叔根本是小菜一碟。

虽说如此,但是惹怒了他也没有好处。

要说原因是因为房东大叔,是这个大楼的所有者。

我们之所以能够在这个大楼里面以几乎免费的价格占据着整个楼层。

当然是和我这个领袖人物超凡的魅力有很大的关系。

“也就是说,这里相当有砍人的眼光,不过同时性格有些喜怒无常。”

我想说的是,如果闹腾的太厉害,将他惹怒了,要求提高房租可就受不了了。

至今已经不知道因为同样的理由被他威胁过多少次了。

吵吵闹闹可不是上策。

店长的话,现在这个时间不在店中,不用在意。

“什么,这是真的?”

‘嗯他说将店交给我以后就出去了。’领域说。

这个扎着麻花辫的女人一边抓着零食一边说道。

这个扎着麻花辫的女人,是名字叫做阿万音铃羽的女人,是显像管工坊最近雇佣的打工战士。

既然打工的都这样说,大概可以放心。

“所以呢,打工战士你在做什么。”

“什么做什么,我在跟你们一起是庆祝,我也是那个怎么说那单词来着。

研究室的成员之一。”

“这样说的话,你也是哦。”叶不负说。

“什么这样说的话,真是失礼,不是你叫我加入的。”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8号了,这样说的。”

“啊,是这样啊。”叶不负说。

算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将这个家伙纳入研究室的,不过这也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啊。

值得一套题的是自已不是很清楚这个家伙的情况,不过慢慢去了解吧。

为完成将世界带来混沌的目标,有时也需要不拘小节。

“所以呢,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在这里做什么。”

“不是说了,作为研究院参加庆祝活动啊。”

“我不是说这个,店长不是让你看店。”

“是被拜托了。”

“这个被白兔偶读人,现在在这里摸鱼不是不妙。”

“店里打样了,因为店长都说了将店拜托我,所以说就算关店也是我的自由啊。”

这个家伙,这回答出乎意料的吓到人。

这就是被宽松教育毒害的叫吗。

房东大叔你没有看人的眼光。

“总之就是这个原因,大家一起快乐的开派对吧。”真由理说。

“可以吧,叶不负。”真由理说。

“好吧你要这样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了。”叶不负说。

虽然不是本意,但是给部下一点休息时间也是有必要的。

“那么救下你将难懂的话题放在一边,再一次干杯吧。”菲利斯说。

“大家举起杯子。”

“等等,这种事情应该让我来。”

“干杯。”

“啊。”叶不负说。

“可恶明明我是首领。”

“凶真,怎么了。”

“什么都没有。”

今天姑且网开一面放过他们吧。

这种程度的愤怒我可不是心胸狭窄的弱

而且对这个菲利斯也毫无办法。

“果然你看上去很奇怪锕”菲利斯说。

“没有这回事,我一直都很正常。”

“难道凶真还在为那个时候的事情。”菲利斯说。

“什么?”

叶不负说。

“不用遮掩,那场神圣大战受的伤还在。”

“你说什么,那种程度的伤对我来说。”

“你骗人,你可梦不过我的双眼,别说了让我看看。”

“不要。”

“凶真。”

“不要来碰我。”

“果然凶真在拯救我的时候使用了那个被封印的秘法。”

被封印的是啥。

这个叫做菲利斯的少女,是真由理在秋叶原大公哪家十分有人气的女仆咖啡的人头牌女仆。

桶子他们也是她的狂热粉丝,但是我局的和这个王向丽爆棚的家伙交流非常苦难。

这个家伙一直都是这样,先将我的话抢走,然后加上给何总设定,接二连三的说不听,她拥有这种恐怖的脑补能力。

实在让人猝不及防,是个可怕的对手,拥有何等恐怖的力量。

而且要是继续和这个家伙对话下去,恐怕我平时的言行举止都会被认为是妄想。

我说的那些话不是妄想而是真实,跟她那些东西不可以混为一谈,不能够继续深入这个话题了。

必须转移话题,说起来菲利斯你也是来这里庆祝的?”

“你也是我这里的一员?”

“是啊,是风雨漆黑的黑暗,与古老盟约达成,莎菲了我一番苦心,终于如愿以偿得到了承认。”

赶紧无视,但是你为什么加入了这里,让欧文听听理由。

“这是因为,加入这里是因为我想要将那个黄金小队报仇。”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凶真我还没有说完。

现在没有时间和菲利斯胡搅蛮缠。

叶不负转身看向了琉华子。

“叶不负师傅。

“是琉华子。”

琉华子是真由理同年级,还是自已的弟子,还是研究所的六号。

虽然看上去是个清纯美丽的少女,但是却是男的。

练准备宴会都比别人轻快,但是是男的。

仔细看着。

“那个师傅怎么了。”

“叫我凶真。”

“对不起凶真师傅。”

“我看看啊,看上去没有什么变化。”

发生短信是机关消失,想成为受案,琉华子说明了自已的愿望。

对这个怎么都不可能实现的梦寄托了最后一丝希望,琉华子想母亲的b机发送了某个讯息。

“那个怎么了,我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琉华子我可以问你一家诺斯清吗?”

“好的请问是什么。”

“你向你母亲发送的讯息是?”

“向母亲发送讯息,应该没有啊。”

“没有发送讯息?”

“是的,以前倒不是不知道,不过我的母亲现在应该是没有b机的。”

“这样啊。”叶不负说。

原来如此,还担心有万一怎么办真是杞人忧天。

看样子琉华子还是没有变化,既有点安心又有点遗憾呢。

“真对不起凶真。”

“为什么琉华子要道歉。”

“因为凶真师傅看起来一副失望的样子。”

真是楚楚可怜可惜是男人。

“真是的,这样不行,不可以欺负留胡子哦。”

“真由理,我没有被欺负啦。”琉华子说。

还真是没有办法。

“说起来新道具是什么我都不知道呢。”梦雨说。

“就是和专业昂,真由理,琉华子是我的弟子,稍微做够分的事情还是可以的。”叶不负说。

“稍微过分的事情是说?”琉华子说。

“我惊,难道你对哪方面有兴趣,这样的话我以后要小心了。”桶子说。

“叶不负,你这家伙。”助手说。

“白痴,我不是这个意思。”叶不负说。

“什么啊,稍微酒店遗憾,。”琉华子说。

“啥?”叶不负说。

“额?”桶子说。

“哈?”助手说。

“讨厌我刚刚说了奇怪的事情。”琉华子说。

“什么啊,琉华子你刚才说了什么。”真由理。

“什么也没有。”琉华子说。

“真的吗?”

“真的啦。”琉华子说。

“就当成没哟听到。”

“梦雨,我在叫你。”

“如果你有什么想说鸥大声说出来明明就在眼前不要用手机发邮件。”叶不负说。

“对不起,我不擅长面对面说话。”

因为可以连续发出邮件攻击,梦雨可真是个五口。

他在杂志编辑部工作,跟他偶然相识,所以就让啊来了。

她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来,这以后就顺其自然知道了。

总之没有问题。

“然后我想说的是,叶不负。”梦雨说。

“所以我从才就说了叫我凶真哦。”

“真是的你们还真是。”

“叶不负,刚才你所说的。”

“天啊。”

这就是那个么。

复读机,难道她是在蔑视我。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狠狠的。

没用的,和这个家伙说都没用,叶不负有这感觉。

“你真就那么想要知道未来道具的事情,

嗯。”

“什么啊,难道终于要爱上发表未来道具了”

“什么菲利斯你也想知道哦啊。”

“因为就是为了这个才特别抽审过来。”

“不凑巧?”

“难道菲利斯遇到什么大麻烦了。”桶子说。

“没有,什么也没有哦。”

“真的么,如果不嫌弃,只要你开口碎石我可以帮忙。”

‘谢谢,但是真的没有事吗事情,希望你你们不要在意。’

真奇怪如果是游戏,这里还有桶子好厉害的旗帜。

桶子你够了。

话说你脑补的东西全都泄露出来了。

“先不管这个,未来道具呢。”

‘那个我也想知道凶真师傅所做的未来道具的事情。’

不知道丛书名时候卡死有人都看着自已。

“哈哈哈。”叶不负说。

“是吗,看来你们作为成员的自觉终于开始决心了。”

“那么就给我挺好了,新的未来道具。”

“就是什么?”菲利斯说。

“桶子你来说。”叶不负说。

“你自已不说啊。”

我刚才说过,因为实验导致我这几天记忆和司机情况不同。

“是的。”

虽然不想说明的,按时也没有办法。

“话虽如此可是自已的提议都不记得了,果然呢,总感觉不可思议。”

“叶不负,难道失去记忆了。”

“不是啊,琉华子,凶真呢,那个怎么说呢。”真由理说。

“这是命运探知。”

“没出就是那个东西。”

“总之桶子拜托你了。”

“这样啊,对不住了。”桶子说;“我看看,那么首先介绍。”

桶子从链子中的对面,也就是开发室乱放的纸箱中拿出几样东西,放在桌子上。

这看上去非常可疑,不非常有独创性的物体放在狭窄的桌子上面。

有些烦恼该用什么介绍这些可以,不是有魅力的东西。

“这是九号机,哭成羸弱的男生。”

‘吓人一跳小眼睛。’

“马路滑板。”

“这简直是大杂烩。”

“这些乱七八糟的未来道具,就是我们的发明?”叶不负说。

果然听完说明叶不负无语了。

“怎么了,叶不负,你头痛吗。”

“没有那回事。”

“到底在搞什么啊。”

“我们为什么呀偶作这些。”

“没错,不管是哪个都是没有用的东西啊。”

“我可说好,这些东西都是按照你提议做的。”

“多么牛逼的发明品不愧是我,真是被自已的才能震惊了。”

‘你这个演员。’助手说。

“怎么了?”叶不负说。

从以前开始就怀疑这个少女,说一下救出网络用语了。

“叶不负,可以摸摸看这些东西吗”

打工战士指着未来道具。

“也对你们也是成员之一,没关系的吧,”

“太好了,大家可以玩玩了。”

铃羽一声令下,大家开始玩了起来。

要说起来我们研究室生产出来的未来道具第一次这么受欢迎。

在一周之前,这里只有真由理和桶子,怎么ixia就这么人脑了。

好好想想制作这些未来到居然的人不是自已,实际上也是自已。

只是记忆没有用了。

“琉华子有个雨伞,就算是以往都不要紧吧?”

“不过这只是一把双辽市考虑到制作成本,至二级买一把叫好。”

“那个,在这里打开吗?”琉华子说。

“啊,昂很危险不要一下就打开了。”

“请不要打开,但是你这样真是让人行风。”桶子说。

“你这笨蛋。”

“发言给我自重啊,我早就说过了。”助手说。

“这还真是的。”叶不负说。

“这个眼镜,不管如何都带不上,变化都不打呢。”

“这你的吗,让菲利斯也试试。”

“眼镜娘菲利斯简直稀奇。”

桶子兴趣慢慢。

“等一下梦雨你在做什么。”叶不负说。

“嗯?”

做什么,我想要让这个未来道具动起来。梦雨说。

叶不负看向助手他们在玩那个滑板。

“助手,不要让梦雨试用滑板。”

‘啊。’

太迟了。’

“怎么了,这到底是哪一出啊。”

碳酸饮料飞来飞去。一瞬间到处都乱了。

“你这个家伙,你到底做什么好事情。”

“对不起哦我会好后打扫的。”

“这是应该的。”

“十分两双的说。”琉华子说。

“哇原来琢磨了还,真由理大吃一惊。”真由理说。

“真是的,好麻烦啊。”铃羽说。

‘话说回来。

“真是不错的地方。”桶子说。

桶子你给我自重哦。

“原来都已经这个时间了。”菲利斯说。

“正是宴会的时候菲利斯站起来说。

“再见了我要回去了。”

“唉,菲利斯马上就压欧洲了吗。”

桶子十分失落呢。

确实从时间上来看。

“咖啡店还有工作呀哦完成了。”菲利斯说。

“菲利斯好辛苦啊。”真由理说。

顺便一提,菲利斯是真由理对菲利斯的特别叫法。

就如同刚才术偶读他们都在一个咖啡厅大公。

真由理叫作真由理喵喵。

“打扫完毕了,怎么样。”梦雨说。

“哎呀,真是没有八分”

她这笨蛋样子在咖啡厅工作实际上做的不错。

“真由理也不可以一直玩,作业可是有很多的。”真由理说。

“作业什么的明天在做吧,是吧琉华子。”

“对不起,我的作业已经做完了。”琉华子说。“啊,只有我一个人。”

“琉华子真是个好学生呢。”

真由理好好学习,因为这就是学生的本分啊。’凶真说。

“今天的立不到你来教训我,已经凑够了吧。”

“哼学校里面的知识,我可不需要要说为什么,因为是凶真啊。”叶不负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