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金庸网 > 游戏 > 亏出个二次元帝国 > 第167章

亏出个二次元帝国 第167章

作者:崩坏的小萝莉 分类:游戏 更新时间:2020-08-05 16:37:05

“什么,我还有俩个未来道具要完成。”叶不负说。

“居然在此之上还有。”

“所以说全部是你提出来的。”

“所以说还要说多少次我不知道。”

“不管情况变了还是没有变,你说的就是你说的,不要在啰啰嗦嗦的。”

“可恶真是强词夺理啊。”

“总之既然不管怎么都要解决资金苦难,就给我少废话。”助手说。

“资金困难。”

‘虽然叶不负很想询问她这一番话的含义,但是助手已经和真由理她们说这话离开开发室。’

资金苦难,确实助手这么说了。

“喂,桶子刚才是怎么回事。”叶不负说。

“你问怎么回事,就是字面意思。”

按照这个说法,看啦这次折腾这么多未来道具主要原因是研究室资金苦难。

确实未来道具研究室常年缺少资金,但是搞成这样的话无遗是有某些原因。

“这个原因是什么?”

就在快要问出的时候,真由理和桶子盯着叶不负看。

“都是你的错之类的,从他们的眼睛中透露出这个讯息。”

“说起来,到底剩下那些未来道具,是什么啊。”

“那就是。”桶子说。

“那是?”叶不负说。

“还是不说了。”桶子说。

“什么。”

“反正你都知道了,做出来以后也不会有乐趣,那样更有乐趣。”

“那么就干脆自已想象看,反正是自已想去做的东西,这种事情。”

可恶就算那你这么说,想不到的东西就是想不到,而且你这么说我就越在意。

“那么桶子,不如我们这么做,在2个道具里面你选一个告诉我吧。”叶不负说。

“很遗憾对于另外一个,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哦。”桶子说。

“连你也?”叶不负说。

“嗯,只有那个不是叶不负,是助手提出来的。”

“助手吗?”

“就是这样自已去想象。”桶子说。

助手提出来的,也就是说,她擅长的脑科学领域相关的东西么?

这样的话,作为可能性来说,不可能的。

连自已想做的东西都想不出来的话,助手想做的东西肯定想不出来。

“什么啊,难道你已经知道了。”

“哈哈哈,这不变的有趣起来了吗。”叶不负说。

“什么意思?”真哟李说。

事到如今未来道具的情况不用考虑,原因不用多说就算资金困难的情况下也做出了5个未来道具。

看来马上就可以得到资金。

“你们啊,未来道具的未来可是一片光明。”

“”什么啊,已经放弃了。”桶子说。

“看来已经放弃了。”真由理说。

“不要在意细节,比起来这个我们来庆祝,宴会开始了。”

“什么现在开始,都要结束了。”

“你没事情吧。”真由理说。

“来琉华子和梦雨,干杯啦。”

“师父。”琉华子说。

“喂,叶不负,你吵死了。”

第二天。

“喂听到了吗,出大事情了。”

实际上不是那样,比那个更麻烦的事情发生了。”

“你给我挺好,未来道具研究室被人夺走了。”

“所以不是说过了,发生大事情了。”

“什么,不是深入这么说,但是敌人手段高明,要是正面闯入,或者亲自出马能够平安无事的肯,非常地。”

“哼,你还真会说,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只有做了。”

“唉,这就是人生,我要进去了,如果平安无事,就在老地方那家店请你喝一杯。”

‘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收起手机,叶不负决定试着正面突入敌阵中心。

“喂,助手你老说在等等,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发短信啊。”叶不负说。

这时候琉华子的短信来了。

“师傅好在宴会玩的非常开心,那么多人在一起好热闹。

我也是第一次参加,如果下次还有宴会请务必叫上我呢,非常期待。

对了,听到大家说炸鸡块很好吃,母亲大人很高兴。

“唉,琉华子真是个小可爱。”

“吵死了。”助手。

“什么。”

“我现在忙着做新的未来道具,刚才不是说过了。”

“在完成之前,紧张时使用短信,所以在那之前别烦我。”

明明这个研究室是自已的。

一句话就将叶不负轰出来了,助手还有型。”桶子说。

因为突然出现的声音,叶不负抬头看来看,只见桶子正站在那窃笑不已。

“不是被轰出来,这叫战略性撤退。”叶不负说。

“话说桶子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才哦。”桶子说

“看来是自已进去敌阵的时候。”叶不负说。

比起这个还是想办法搞定助手,当然我也不是不理解那个加护偶要报答的意思。

身为研究者,自已在研究的时候被打扰是十分痛苦的。

无奈了,虽然短信实验十万火急,但现在并不是以身犯险的时候。”

“然后呢,怎么办。”桶子说。

“既然没有办法实验就算待在这里么有用。”

“你有什么打算桶子。”

“那当然,虽然我很想这么说,不过刚刚才去过。”

“原来如此,你是来玩游戏,就是这样的情况跟。”

“很遗憾,今天的是rg,今天发布新任务了。”

“巨兽以前的怪物都没办法跟它比的超级强力的龙种出现了。”

桶子口若悬河的讲了一大堆。

桶子玩的是rg,老实说对自已来说无关紧要。

“话说,叶不负,刚刚好像秋叶原出大乱子了。”桶子说。

“发生啥了?”叶不负说。

“最近有叫幻想的乐队,话说你不知道。”

“别把我当成傻子,我还是知道的。”

“是么,真意外。”

好像现在人气爆棚的朋克,听说去年在涉谷的现场表现十分火爆,今年还正是出道了。

与此同时下呗选中演唱动漫主题曲。

一下子就火了。

“还真是让人羡慕。”

就在几天前菲利斯就说过。

“那个幻想乐队怎么了。”叶不负说。

“在秋叶原上演电波骑劫。”

“什么意思。”

“是的,好像是宣传活动。”

“可以看到秋叶原的那场面真是大骚动。”桶子说。

“不过说实话,以前还是默默无闻的,一下就火了。”

“画手现在还幻想啥的,总感觉有点那啥,我2年前就不行了。”

“喂,你在听吗。”

“桶子就是它了。”叶不负说。

“什么意思。”

叶不负直直盯着桶子的眼睛。

“它是什么?”

“就是它啊,难道我们做不出来吗,那个电波骑劫。”叶不负说。

“这家伙到底在说哈,桶子看着叶不负的眼神表达了这个意思。

但是叶不负毫不退缩继续道“挺好了桶子我们要做的是什么。”

“制作奇怪的未来道具然后拿来玩。”

‘错,在我们这个研究室真正要做的是和破案暗中操控设计的阴谋。’

“之所以制作这个,就是为了打破阴谋。”

“说起来好像呢,所以呢。”

“可恶你这个不明事理的家伙,就是那个啊,不是经常出现么,你想想在电视上像是言说一样。”

“懂了,就是那个所谓的活动。”

“就是黄。”

在世界之二配构造被改变你的黎明时分,这种事情有让世人得知的必要。

为此现在开始准备也是有必要打

“原来如此,你说的东西大概明白了。”

“所以呢,做的到吧。”

大概可以做到。“

因为他回答的太干脆了,叶不负一脸吃惊。

从情节展开应该是绞尽脑汁最终将去哪不力量球队庆祝进去的战斗,这样的发展才对。

不过既然他手可以做出来那就在好不过了。

“但是如果做那个的话,器材是个大问题。”

‘我先说清楚,研究所没有多余的钱哦。”

“这种事情我当然知道,但是如果这样的话,我想象最多就是使用模拟信号的广播进行电波骑劫而已。”桶子说

“啊。”叶不负说。

“这么简单。”

根据桶子的说明,要对数字广播回路进行干扰似乎并不容易。

那么要是之干扰模拟信号回路是否可以能够大规模实现呢,老实说这也很困难。

“为了拦截模拟讯号,电波输出功能,如果不到一定程度是做不出来的。”桶子说。

“简单来说,仅仅考这里的东西我看顶多就是在秋叶原播放影响,再远就不行了。”

“这个时代用模拟电表还限定在秋叶原多么令人失望的规模。”

‘就是这样要做吗。’

“这样就够了。”

“难道你真的想做不成。”

“没有事吗难道,就是要这么做。”叶不负说。

“虽然说没有也依然然后放弃,但是这样永远不会进步。

“真的要”

“那当然,正是这些看起来没有意义的东西却会成为伟大的成就。”

“我先说清楚,这个行为会被抓的。”

“什么,原来如此。”

“难道说你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叶不负说。

之前是不知道,算了要被抓还是不行,我是维护世界和平的人。

“果然还是放弃吧。”桶子说。

“我就知道结果还是变成这样。”

“你说啥呢。”叶不负说。

“真是丢面子。”

“你看不管怎么说你是个胆小鬼,不好但是回请不会做吧。”桶子说。

这个时候来了短信,是梦雨的。

“现在正在写有关电视台的报告,叶不负你经常看到的电视节目。”梦雨在短信中说。

难道这个家伙说自已胆小鬼。

看来桶子说了不该说的话啊。

“就是这样我要找个地方两块去。”

‘等下“

叶不负叫住桶子。

现在不挂你怎么样的力量都不可以阻止自已。

“开始吧。”

“什么意思?”

是因为没有听懂桶子一动不动。

“没有听到吗,出发了啊。”叶不负说。

“难道你打算做模拟器。”

“没有事吗难道,就是要这么做。”先说清楚不是 而是因为我凶真并不会为这种程度的威胁而屈服。

要问为什么,这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不得了了。”

“我说要做就是要做,几百年这是违背了神的旨意的。”

要是事情不妙就不用了。

“就算做出来你要做什么,反正你也没有香多少。”

“这种东西到时候在想就辛苦总之现在最优先的师匠定西做出来没问题吧,我的右手。”

“是的,我找到了,作为答题我就看看情况是用未来道具的东西。”

“没问题,赶紧做。”

这样的话又有新的道具14豪了。

到时候又要开回忆现在要做的事情偶读完成了,之后交给助手和桶子我去秋叶原看看。“嗯口红啊估计助手的工作告一段落的时候就抓紧完成吧。”

桶子说。

“那么以后拜托你了,我出去一下。”叶不负说。

“啊,叶不负。”

“什么事清。”

“那样的装备没有问题吗?”

“什么啊,当然没有问题。”叶不负说。

“放心没问题。”

叶不负转身背向窃笑的桶子,向着炙热的天空迈出了脚步。

“啊,叶不负。”铃羽说。

一出去就听到有人叫自已。

“我都说多少次了,打工战士,叫我凶真。”

“有这回事,果然记不住你的名字就叫叶不负好了。”铃羽说。

‘这场合下如何称呼本大爷应该是我决定的吧。’

“就算你这么说很久以前你就是叶不负,事到如今用奇怪的名字叫你。”

“很久以前吗?”

“没懂。”

这个时候短信来了,是菲利斯。

说是有新香水推出来了还真是有趣。

打工战士这个加护我说什么,我还是第一周和这个女人第一次见面才对。

她似乎认识很就,难道一周之前就是很久以前了。

“啊。”铃羽说;“刚才的是口误。”

“话说回来,叶不负你才是不要叫我大公战士我也有这父母给的阿万音领域这个出色的名字啊。”

说着她鼓起脸来。

在自已心中你这个家伙就是大公战士已经定型了,无法改变

叶不负无意识的落下实现,看到她深厚还有一个小学生。

那是一个短发扎在一起的小女孩。

她是房东大叔的女儿。

一和少女对上眼睛她就慌慌张张躲在打工战士深厚。

“好啦,小陶,要好好打招呼。”

“哈哈,这也难怪,看到我这种人才,就散发出控股。”

“我可是疯狂的科学家。”

“你这么一说小陶不就更害怕了么。”但战士说。

领域柔声安慰着草读者身体的小陶。

这叫叫作小陶的少女正是房东大叔的女耳

虽然说已经小雪六年级,但怎么都让人觉得,说到底是父亲太过溺爱的结果。

要是以前房东大叔会被抓打

“不要紧小陶,叶不负,虽然有点奇怪但是不会抓迪奥吃人的。”

“有个将我当成怪物了。”

“好了,来打招呼。”

“哦,叶不负叔叔,你好。”小陶说。

“哦,你好。”叶不负说。

“不过别叫我叔叔。”

“你又吓唬小孩子了。”领域说

“哼之前明明和你别这么说别叫我这一天。”

“之前。”

铃羽回忆之前的事情,她摇摇头。

前几天在这里大公真是也是这么称呼自已,实在不对劲。

“总之我不是叔叔,以后叫我大哥,这样可以吗。”

“但是你又不是我的哥哥。”小陶说。

“就算不是哥哥,也可以这么叫,你要记住这个世界有这么个说法哦。”叶不负说。

“那个但是。”小陶说。

“哎呀,算了算了,都怪叶不负,你说莫名其妙偶读话,小陶都头晕了不是吗。”领域说。

“才不是什么莫名其买哦的东西,我是在教育她懂的圣湖偶读艰难。”

“这是不是教育我不知道哦啊,但是老说这些东西的话,你会倒霉的。”

“很倒霉,难道说你是在威胁本大爷我。”

“如果是这样很遗憾我凶真不会因为一个半吊子威胁而屈服的男人。”

“喂,叶不负。”大叔说。

背后传来了声音是一个十分凶狠的大树。

“房东大树你怎么在。”

“也就刚才不就你教了小陶什么。”

“灭有,怎么可能。”

这位房东大树身材超级好,十分的健壮。

‘叶不负,丑话说道前面小陶还是孩子。’

“你要因为她可爱有什么感动歪脑筋,我会干掉你。”

“谁会这样啊。”

“你小子,想说我家女儿不可爱。”你到底呀orange我怎么办。

“小陶不要管这个笨蛋,我买了点心给你吃。”

看着以微笑的女儿,房东大叔不争气的累着最

真是难看打笑容,因为这么溺爱,才会这么多没有尝试的。。

“之前昂奇怪的实验你没有继续做了吧。”

“用奇怪这个词语来形容,太失礼了,那可是牵扯未来的崇高的。”

“住嘴,你进行怪异实验,天花板就晃来晃去。”

‘给我挺好了,下次楼上在这样,会发生什么我都不直达’

又莫名其妙被威胁了啊。

“哼,我尴尬此说过威胁对我不管用”

“你认为我凶真会害怕暴力什么的想法吗。”

“看来房租可以上调一下。”

“了解了不会做。”

店长满足的金去了。

“完全被我骗到了。”

等到来人完全偶组了。

“认为我很懦弱尽管超凶,刀工战士,你最好记住,我是个未了打倒目的可不折手段的男人。”

“昨天中午那个圆桌会议,还会开吗”

“如果有必要不管大家有什么其它安排都会开的。”

“也没有什么其它意思只是在想那个时候好开心。”

铃羽抬头看着b的窗户,脸上愉快的神情说明她不是在说谎。

“说起来你和助手和好了吗?”叶不负说。

“和好你在说什么啊,我没有和她吵架。”助手说。

“是这样吗?”叶不负说。

‘虽然关系不是特别好,也没有查到哪一部。’

“怎么,难道说我们的关系看起来很不好?”打工战士说。

“不是这样,看来是我多想了。”

“是吗,真是奇怪。”铃羽说。

“算了,老师在这聊天,店长又要生气了。”

“要是回忆再开的话叫我我会尽量溜出来。”

原来如此,一直到昨天为止,铃羽还在用啥父仇人的眼神看着助手,就连这个都起了变化。

从现在往前追溯,十年前,就是发生在2000年的事情一个叫名字叫约翰提托的男人。

他自称为2036年来的人,并对自已乘坐的时间机器原理进行了解释,自称为未来人。

此外,他还对2000年之后发生的若干事情做了语言。

他在bbs上出现了4个月,其言行都被传到了日本。

他留下的语言中,实现的有很多,但是不正确也不少。

所以很多人怀疑这男人来自回来。

最近又出现了一个叫约翰提托的人,同样这次出现在了论坛中。

叶不负和他交流了有关时间旅行的理论,知道了和现代力量不同,一个名字叫世界线收束范围理论的存在。

对方说自已是可以观察到世界线的极少部分的人。

这种理论认为世界是无数世界下你的构成,他将那些世界线集合在一起形成世界线收束。

所谓收束范围,是指在10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尺度上,有巨大影响力的历史走向。

而这个收服范围发生的事情似乎都会收束为同一结果。

比如说自已现在想买点饮料。

选择喝可乐还是雪碧都是自已的自由,可是也许到了店里发现雪碧卖完了,偶遇来一个朋友请我喝可乐

结果来说我一定会喝到可乐。

也就是说会变成那样是世界最终产生的结果。

这也是为什么不管使用短信改变了多少次过去,在未来收束的结果也一样。

可是。也就是说,现在收束范围跨越出去也许可以探索到完全不同的世界线。

叶不负不知道是谎言还是真实。

约翰提托是干什么人,或许是满口谎言的骗子也有可能是一个严重妄想症。

但是叶不负认为收束理论十分有趣。

就这样一边走路一边想着几天前和约翰提托进行交流不知不觉就来到了秋叶原的广播光。

广播馆还是十分热闹。

就在几天前,发生了一个大事情,整体不明的人造卫星一样的东西凭空出现撞破了屋顶,案件实情造成了影像。

叶不负几乎下意识喊了出,抬头看了看从天空上掉下来的微信,居然踪迹全无。

为了整理思绪,叶不负来到了神社。

走过网石桥,迎面就是琉华子家的神社。

在院子内看到了琉华子。

“嗯,师傅你好。”

明明都已经很热了,她还不忘记打招呼和锻炼。

怎么看到都是巫女人装束,作为神官的孩子很遗憾是男的。

为什么要穿着巫女服。

“不错,今天就照着我说的锻炼了。”

“是的,按照凶真师傅所说的,每天都在锻炼。”

琉华子受伤的武器,回想时模型到,实际上那是破鞋之剑,在武器点,以980日元买的。

“但是我刚刚完成锻炼,所以那个。

‘被单行,只要不懈怠每天的锻炼终有一天,你会将情形战魔刘修行到极致。’

“重点是那份坚持不懈的意志。”叶不负说。

“是的。”琉华子说。

“实在很无奈。”

“那么平时的暗号。”叶不负说。

“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琉华子慌张的说道。

“然后今天有什么事情呢凶真。”

“没有事吗,蒸汽oa路过就顺便过来了,对了琉华子还记得之前说过的事情吗?”

叶不负说。

“人造卫星?”琉华子说。

“对就在前几天广播会馆楼上有人造卫星。”

“有那种事情发生。”琉华子说。

他的惊讶简直到灵药跳起来的程度看到他这么惊讶一看就知道不是谎言。

“明明那么近的距离我却完全不知道。”

“不没事情,看来是我的误会。”叶不负说。

“误会吗?”琉华子说。

他再次瞪着眼,十分吃惊。

也是当然的,广播馆会有人造微信掉落太超出想象。

果然这个式耳机线没有出现卫星。

“还是想着谁来了呢,这不是凶真吗。”

“啊,父亲说。”

“好久不见,射你可好。”父亲说。

“挺好的,托你的福气。”

从神社出来的是神官琉华子的爸爸。

来来回回看看琉华子,然后他说“这样啊凶真来了我就等能一会吧。”

‘等一会,阿爸爸有事情吗?’琉华子说。

“没有事情,争端整理里面的神殿,然后想让琉华子来帮忙。”

“宝物殿?”叶不负说。

“这间神社有这种东西,一直不到。

“虽然叫宝物殿没有事吗很重要东西哦,跟仓库差不多。”

别人供奉的东西就仿造那里。”

“这样啊。”

叫作宝物殿十分厉害的样子。

“话说琉华子,增神社古老吗?”

“记得是已经1659就开始,从江户时代开始哦。”

叶不负请不仅自己。虽然香泽古老没有想到会这样。

而且十分惊讶

“就是这么回事不足而行里一下仓库,就马上乱七八糟了哦。”

‘那一定很辛苦吧。’叶不负说。

既然是由来已久的东西,肯定很多古董,容易被破坏。

仅仅是现象那些古董就热血沸腾。

“既然有客人来了,就下次在。”琉华子说。

“不用在意我,反正我也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已。”叶不负说。

‘’但是,那可就。

而且今天随便来到这里并不是有什么中澳的东西,我先走了琉华子马鳖忘记特训,明白了吗。“”

“好的。”琉华子说。

琉华子对完暗号,相看上去有些抱歉的琉华子爸爸告别以后今天就算了。

等到有机会请琉华子带自已看看宝物库。

晚上回家以后,桶子整懒散的坐在沙发上转系凝望着战士。

“桶子你在做什么。”

“一看就不明白了吧,当然是和可爱的少女么玩游戏。”

看来是沉迷一个月之前买的游戏中了。

“不是这个,我问的是新的未来倒酒。”

‘那个,我差不多就有点叔了。’

“什么你说真的?”

“今天在而手段将零件都卖了,不够的在开发室找找就行了。”

“真俩,做的漂亮,不愧是我的右手。”

“然后呢,就在等助手了。”桶子说着看了一下开发室。

最近助手在开发室被占据,不过现在还是期待作品。

助手确实很厉害,暂且就等他,贸然打扰十分恐怖。

“不过相对应的星座好的11号机位置的手游未来道具都可以放在主页了。桶子诊断了游戏撇嘴一小批得意洋洋的。

不过他的攻击让这个不爽也有点绰绰有余。

“为,叶不负。”门开的时候来了一个爽朗的声音是真由理。

“怎么真由理,你不是必须在家里写暑假作业吗。”

‘虽然是这样,但是今天有咖啡厅的大公,回家的路上就顺便过来。’

真由理在沙发上,拿出香蕉吃了起来。

香蕉是她喜欢的水果。

“对了,叶不负,真由理。

“大公以后吃着香蕉,同通说树丛胡一天的经历是她的攻克。

话术欧洲码说可她的故事什么内涵都没有只是随便应付一下并没有认真听。

即便能如此真由理还是很开心。

既然她本人觉得很满足就无所谓ie。

所以今天同样的流程。

“那个如果微辣道具得到资金就可以买新的微波炉了吧。”真由理说。

“是啊,不过因为还有其他比亚偶读东西,所以要买的话还要等等。”

‘等等,要多久啊。’

“。

“这样太久了吧。”

“那么第六是从俺儿来的。”

‘随便想的。”

微波炉被改成成来电话微波炉。

实在是让真由理吃不了烤鸡了。

“第六啊,那大概就不行了吧。”真由理说。

“不行,什么叫不行。”叶不负说。

“那就是说,哎嘿嘿。”真由理说。

真由理露出意义深邃的笑容。

“怎么了,真由理有什么好笑的。”

“这个啊,这是哎嘿嘿,你想知道吗?”

真由理说。

“什么难道是话题,那么加我一个。”

‘才不是呢。’

“那个真由理的脑子不太好,所以在研究室没有事吗用处吧。”真由理说。

“但是一直想要变成和桶子助手那样,在研究室有点用处。”

真由理是这么想的一直都不知道呢。

其实作为真由理只要在这里就好,叶不负是这么想的,果然她本人就是。

可是为什么突然现在说出来了。

“但是,说不定这次会是真由理第一次对研究室有用的说。”

“什么,难道真由理也想到了新未来道具的点子。”桶子说。

“不是遮掩的,这个现在大家拼命制作未来道具是为了卖钱吧。”真由理说、

“就是这样,不得不卖钱换区资金。”

‘’虽然到现在为止一个都没有卖出去。”

天才的作品总司不得到世人的认同。”

“说的好听,这还是不行。”

确实不管多少星座批斗卖不出去,只是挤压商品也想过稍微认真考虑促销。

“这就是真由理要说的事情了”真由理说。

真由理再次露出笑容“实际上真由理会遭到了可能会买未来道具的人。”

“什么,真的吗?”叶不负说。

“昂实际上是真由理一直在咖啡同,和客人们宣传这个道具。”

于是今天客人中有个感兴趣的人啦。真由理说。

“说要找个时间一起埋走。”

“太棒了真由理。”叶不负说。

叶不负上前抓住少女的手,用童子那令人战术一般不爽的攻击也可以除非的其实呼呼甩动那只手。

“叶不负,宝丽金一点。”

“干的太好了,真由理。”

“真的真由理发挥作用了。”

‘’当然,这样的话作为奖励诶你买一根相机爱哦没有我提。

‘叶不负,小气鬼至少买一把啊。’

‘跟数量没多关系,这是情义的问题,。

现在的真有。

“能够在这里发挥作用很高兴了。’

真由理满面笑容十分高兴。

“总之这样的资金苦难就永别,再也不用屈服在房东的魏延下。”

“叶不负,很不会应付店长呢。”真由理说。

“恐怕和那个男人从以往200年前就已经是敌人了。”

“只不过是害怕而已。”桶子说。

“不是害怕,仅仅是对那个特别的身子犯憷。”

“那就是恐惧。”

“随便你这么说,现在我们有光明的未来,谁都不用害怕。”

‘房东大叔在你背后。’桶子说。

“纳尼!”

“叶不负,你刚才吓了一跳吧。”

“没有!绝对没有这回事。”

‘’叶不负蕾姆。

我说了是口胡。”

“太吵了,店长真的回来哦。”真由理说。

“说的也是,冷静一下。”叶不负说。

“就送到这里要乖乖直接回家哦。”

“路上不要睡觉坐过站了。”

“好的。”针以后离说。

“即便陌生人和你打招呼也不好毫无防备的跟人走。”

‘放心好了,真由理可不是小孩子。’

真有路露出孩子也ibanez的笑容。

因为肚子有点饿,准备去便利店所以送她。

真由理觉得自已帮忙了,十分开心。

‘叶不负,那个谢谢你可以来送我。’真由理说。

“怎么了,一本正经的。”

“因为啊,不知道怎么,真由理就是觉得特别高兴。”

“啊,大概是因为和我在一起。”

真由理丢下这句话偶组了。

说不定真有璃在用自已的方式寻找位置。

叶不负将心情拉回来,沉浸在感伤中毫无意义。

为了转变心情,开始看向天空。

送走真由理以后,叶不负从便利店买了东西回来,看见桶子在沙发上懒散的睡了过去。

沙发上的ns掉在地上,看来是在玩的时候睡这了。

想必是做美梦,还露出嘿嘿的笑容。

桶子的头上带着耳机之类的东西。

是游戏或者动漫香瓜你的奖品吧,这耳机设计的十分林孤单。

一般他在c玩游戏也不管真有李在不在都是不带耳机若无其事,网易版的游戏这反而带上耳机了。

这个家伙真是个死宅,十分的奇怪。

算了随便她,桶子的事情。

肖像一下自已。

又不是冬天就这么睡觉,不会有风险吧。

叶不负站起来打算卖来的杯面倒热水,于是撕开包装袋走向水槽。

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不负向着窗子外面看过去,又是一声。

“这是什么啊。”

这次确认是人的声音。

而且好像是从房间内部开发室中传来。

莫非是助手开发遇到了什么,是开发失败了。

那样可不大好,要是发生率这事情房东会大发雷霆。

叶不负赶紧收回思绪,总之现在去看看。

脑海中向着最坏的石田,进入开发室以后映入自已眼帘的是预想之外的净色

像是穿着睡袍的家伙,身边还有穿着女仆装的助手他们。

桶子不愧是超级何可。

“哎呀,你真是过奖了。”

不行,欧桶子是真由理的ui吧。

“可以的,万岁。”

一般人不会说这种话,真是迷死人了。”菲利斯说。

“桶子大人!”女仆们说。

“这是什么鬼东西。”

简单来说脱离现实,现在看到的不是现实而是显示器中的影响。

而助手看着这些十分害羞和生气。

在开发室的显示器,出现了奇怪嬴想。

然后助手就在合理,似乎看到了她的背。

然后从昨天开始这个影像是自已制作的游戏。

那样的话真是地狱,恶趣味有点限度。

不会是助手对同iz正在向的时候助手刷的一下站起来。

然后穿过生自已打吃鸡已经。

“叶不负,你什么时候在的。”

就刚才。

“也就是说,刚才都看到了。”

“这双眼睛完全。”

“一听到回答,助手就开始慌了。

“不是的,是那个。”助手说。

“没关系助手。”叶不负说。

没关系助手。”

“我不会对别人的兴趣说三道四。”

“哈?”

即便你处于兴趣制作游戏我丝毫也不在意。”

‘唉我说。’

“你居然将那个当成微辣大局12号,饶了我吧。”

‘等一下你到底在说什么。’助手说。

“所以我在说你要是有兴趣制作游戏随便你,但是当成产品就太那啥了。”

‘’而且你哟啊是将拿东西上市看看,不是说特别害羞是羞于出门了。

叶不负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