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金庸网 > 游戏 > 亏出个二次元帝国 > 第168章

亏出个二次元帝国 第168章

作者:崩坏的小萝莉 分类:游戏 更新时间:2020-08-05 16:37:05

“这可不是我做的游戏啊。”助手说。

助手肝手腕花,从背后传来了拉开帘子的声音,一个巨大影子落入开发室。

“干嘛呢,明明别人在舒舒服服睡觉,你们在闹什么。”

“桶子。”

“哦,助手,未来道具开发完成了,那稍稍。”

“闭嘴你这个绅士。”助手说。

“怎么了。”桶子说。

“够了,今天先回去了,再见。”助手说完,直接就走了。

林潇和桶子俩个人一起,像是傻子一样,目送着那个身影。

到底在说什么啊。

‘我说林潇。’桶子说。

“怎么了,桶子。”林潇说。

“我对和租售做了奇怪的事情?”桶子说。

“灭有吧。”林潇说。

林潇犹豫着要不要跟桶子说助手看到的显示器影想,还是不说了。

看到助手这样子,去问才是傻子。

有道是君子明哲保身先不说了这个,关键是桶子河边。

“虽然不太明白,但我受伤了哦。”桶子说。

“哎呀,没有办法。”

“别太伤心,大概是开发快要结束了,所以太兴奋了。”林潇说。

“虽然是这么说,越想越不爽。”桶子说。

桶子生气的开始口不择言了。

这可不是好事情。

“我靠,这样的话,不要怪我。”

“等一下桶子冷静一点。”

“这样的话,去找我的美少女了。”

桶子你果然是个绅士啊。

过来中午一来到研究室,就看到开发室的帘子还拉着。

不得不说,今天的天气不错。

还以为可定是桶子,可是朝着里面进去发现是助手。

感觉最近这个开发室完全变成了助手的老窝。

为开发竭尽全力,虽然没有什么,但这样一来不就连这里的主人是谁都不清楚了吗。

这还是照顾机会好好叮嘱她一下。

正打算开口的回收。

“什么有事情了,被助手抢了先手。

“助手哟,对你有话要说。”

“现在很忙,中,额要是重要的话我就听听,不要长篇大论。”

“果然不管如何想,这立场都是反过来了。”林潇说。

“这要好好和她说道说道。”

“听好咯,助手,这个研究室的责任人是我。”

“然后呢。”

“唉?”

“所以啊,问你然后又怎么了。”助手说。

这语气似乎越来越不高兴了。

这可怎么得了。

得想个办法解决掉这个问题。否则就要给助手骂了。

实在太麻烦了,为什么我这个疯狂科学家要担心这些事情。

自已可不能为这种事情害怕。

“难道只有这个。”

“就这事?”助手说。

“是。”林潇说。

“什么不要的耐心,这就是作战一个环节,不要担心。”

“表面霓裳是失败,但实际上已经这一支笔。”

“没关系我要上报计划顺利。”

“啰嗦。”助手说。

“好吧。”叶不负说。

“我输了,暂且去外面避难。”

叶不负无奈来到外面,却见到了不想见到的人。

实在是毫无办法呢,有时候总是会遇到让人无奈的人。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人生吧,有时候不得不面对。

“这不是叶不负吗。”房东说。

“哦,大叔。”叶不负说。

‘’正好,想要和你说个事情“”

“先收好,昨天可有做凡人的实验。”

就算想做,咖啡按时也被助手占据了。

“谁跟你说诸葛亮,虽然说拜托什么的,但也不是啥重要的事情。”

房东大叔有点害羞。

正因为平时言行郑重能冷酷男人也会凯撒傲娇。

叶不负全身的鸡皮圪塔都起了。店长有事情要自已帮忙。

“哈哈哈。”

‘为何突然狂笑。

“房东大叔,那个鼻托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听,但是有提哦啊见”

叶不负说。

“条件啊。”大叔说。

“首先租金要下调,然后上面怎么吵都不要管,以后要叫我凶真”

“现在叫你滚出去才行。”

‘我开个玩笑啦。’叶不负说。

但是也就趁现在了。

在将未来道具都卖出去以后,随便你怎么说。

“说是摆脱其实没有那么郑重,就是从民田开始自已要出去一段时间,所以在这里不好帮忙”房东大叔说。

“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叶不负说。

“交给我就好了。”

“你放心出去吧。”

低下头看到电厂狡辩有个小动物。

“不会是摆脱我照看他吧。”

“笨蛋,为啥我一定要将可爱的女儿,给别人照看。”

没有想到电厂是个开不起玩笑的人。

“明天偶要带着削他去旅行,偶尔也要去家族理性对啊吧小天。”

‘嗯,旅行非常期待。’小陶笑了,像是打心底高鑫

果然女儿很喜欢她。

“就是这样,最近拜托你了。”

“叶不负,拜托你了。”

“男的暑假去旅行非常不错。”

“那就这样,拜托你了。”房东说。

方大叔走向了中间打倒,大概是去买旅行的东西。

话说还没有说去哪儿玩。因为是夏天基本是去海边。

可是拜托不拜托无所谓真没有办法想象,这种只有显像管男的店ui被可疑人物入侵,适但的主意一下就行了。

对了,店长不行,那么就是说明天开始就可以不断随便实验了。

哦,这是完美的机会。

也许应该让助手暂停开发,继续进行发送到过去的短信实验。

叶不负这么目送着显像管父女,不知不觉来到了中央大道。

因为是周六秋叶原十分热闹也想过要回去研究室,但现在助手心情很不好呢。自已绝对不是害怕只是不想去打扰。

虽然如此可是这样在大街上乌萨斯,也会感觉到闷热。

怎么办呢。

正在又遇到时候人发来了邮件了。

是梦游乺在大厦前面等自已。

那正好自已去见见梦雨好了。

这个家伙在哪里干嘛呢,大厦等自已。

自已和梦雨有约定。

回想了一下,记忆这到底怎么回头。

停止了思考以后,叶不负继续乱看看。

好像昨天提起,幻想乐队在搞什么活动。

是这想象一下这儿的巨大屏幕开始,秋叶原手游显示器一起播放同意影响的锦瑟

向着中古有一天自已可以实现这件事情。

又是邮件,这是什么无意识。

梦雨这个家伙真是固执啊,为什么椅子在等自已。

虽然说离这不远但是现在自已可不想去。

又来了,渐渐邮件来的也来越,叶不负打开邮件,微妙的是他在靠近。

可是梦雨应该不找到自已的位置,还是说,这家伙又来了。

综掘打开邮件很麻烦,但是难道说她已经来了。

这么想爱你跟着打开啊收件箱,只有这个了。

不挂你如何,只有这个,没有别的。

这道第是么?

这个梦雨。

“现在子啊你身后。”梦雨说。

‘啊。’叶不负说。

“你想夏赛我啊。”

突然耳边传来了低语,叶不负转过身去站在那的是梦雨

这个丫头神出鬼没,真是吓人。

“吓到了。”

‘什么啊。’叶不负说。

“你这个家伙,你想做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因为看到了你。”

“因为看到了我,所以要吓我你啊。”

“吓到了?”

才灭与偶吓到。吓死人了。

“可是就算车站在这么卡紧你也太快了”

“难道你果然是机关那边的人。”叶不负说。

“机关?”梦雨说。

“装傻也不管用,昂能力,难道是光速疾走吗。”

“还以为你用手邮件的特别技能,每月需哦爱刚拿到进入有这种没能力。”

‘’给我老师交代,看啦我椅子小看你了。

“只不过一直在你背后而已。”

‘什么’叶不负说。

“走着走着看到你我就恶作剧。”

也就是说一个小玩笑,不过话说回来剑让我如此惊吓,可是她的表情也看不出开心。

脸色什么都毫无变化,这有乐趣吗。

可是总感觉有点奇怪。

以前的梦雨不喜欢开玩笑,难道是世界线变化她的性格也变化了。

这倒是真了不起。

“叶不负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我正在这里同辉世界为埋堆堆训斥。’

“你可以听到我的话吗?”

“抱歉,你很闲的。”

“笨啦id话是我来自以后的加护说明,实在提不起赶紧。”

“总之我有事情呀欧总。”叶不负说。

梦雨说:“什么事情。”

“昂,实际上我必须呀偶去咖啡厅剑菲利斯。”叶不负说。

其实只是单纯觉得恶胎荣了,急中生智想起来。

“怎么了,难道你也要去。”

“那种地方有点不太自已呢。”梦雨回答到。

只是怎么说呢,这个家伙,是爱缠人。

“那就这样了,我还要工作先失陪了”

在咖啡厅不自在,说出这汇总华的梦雨听上去比自已想咨还要寂寞。

和梦雨分别以后来到零件店,已经嘻嘻嘻阿西,这里的俨然依旧还是很俩。

自已两块够了,改喝点东西,对了梦雨说的话还真是。

这里几居室菲利斯的咖啡厅。

因为就在研究室附近,自也经常光虎这里。

“吃了那个薯片真是太好了。”

“拿东西不错,在美国也有,尽管吃太多发胖就不好了。”助手发来短信。

“那就少吃一点。”叶不负说。

叶不负正打算进入咖啡厅,结果有人在楼梯西面站着。

“是客人吗。”

虽然这么猜想,但是他不禁点呃逆只是一直仰望着咖啡店。

而且从外表看起来是一个潮男,不适合这里看了一会感觉她不要进去。

自然我们撞在了一起。

男人扬起了不爽的声音:“小子走路不参股”

他唱的是非恩潮流。

“让让。”

“老实说让人很生气不过跟这种男人拆撒花姑娘关系没有哈哦事情能够,虽应付一下赶紧离开比较好。”

但是在走过去的时候,耳鼻喉给人教主了。

“喂,小子,难道你要进入这个地方。”

‘什么?’叶不负说。

那么就让降临这个舞蹈的本大爷,给你一点中国。

男人活说。

“这种垃圾点,仅仅进去就是对时间和继去年的浪费,不挂你怎么说,里面除了猫腻什么都没有。

“听到吗,这是热力四射的怕你工资,劝你放弃进入这家店,否则会被陷阱所笼络。”

这个男人似乎对说出的话感觉到满足,然后就像是选录固化一样摇头晃脑夺取了对面”

结果他到底在做什么,只不过有着自已的喜欢来堆砌辞藻,里面的内涵一点都推拿搞不懂。

光鲜的陷阱。

反正在怎么想弄不明白,就算明白了也不会有收获。

还是赶快进咖啡店吧,都要热死璃

进入里面以后。

“欢迎回来主人。”真由理和菲利斯上前。

“欢迎回来,主人。”

一进入里面就有女仆迎接。

其中一就是怒。

“是,叶不负,你来了,今天来这里做什么。”

“桶子这家伙又来了了。”

“助手短信来:“我的身体可吃不胖哦。”

“那一定是检查问题,你需要在检查一次哦。”

桶子是这家店的粉丝,每次都来,说着二次元老婆,但是每次都此一时彼一时。

“欢迎来到这里。

“真由理,我进来的时候正好见到了一个奇怪的男人。”

“起卦id男人,一直在这里官网这里。”

“我子昂想莫非是顾客。”

“是什么样的忍耐额”真由理说。

“穿着一身黑,带着太阳眼镜跟中二病一样。”

“天养精和一身黑。”菲利斯说。

“今天没有这样的顾客哦。”真由理说。

“真由理稍微考虑一下说。”

“河阳,虽然很明显噶几到什么油箱锁打”

“是什么呢,菲利斯知道什么呢?”

“真由理似乎真的不知道另外一方面说道菲利斯。”叶不负说。

她周瑾眉头露出认真的表情。

菲利斯怎么了。

‘你莫非知道什么?’叶不负说。

“如果是那样的话,肯定是那一伙竞争对手。”

那是从来没有停手欧的话。

“那个人是十年前武武道修行的自已十年前的鬼哥哥。”

“菲利斯哥哥,十年留下要联系忍法,然后离家出走。”

“那难道说又回到了获赠城市。”

“这个。”叶不负说。

‘难道说哥哥一起在暗中保护菲利斯。’

‘这是什么设计。’

“说起来每个月送过来的蔷薇,对哦,那就是哥哥送的呢。”

“真由理,每个夜这家店都有这种东西吗。”

‘嗯,真由理没有看到过。’

“哦,中二病爆发了。”叶不负说。

悲剧了啊,看来又自觉父母看啦这架势肯定刷

“不好了,现在必须马上去追,凶者难个人去哪儿了。”

菲利斯开始演戏了。

果然和自已但系你的一样缠上自已了。

“凶真告诉我吧。”

‘那是不行的菲利斯。’叶不负说。

“怎么了。”菲利斯说。

“为什么和那个家伙也有约定。”

‘难道凶真一直走到这件事情。’

“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凶真大笨淡。”

“那个,真由理去迎接客人了。”

“戏份太多了。,”

“之后查毒布偶十分钟和菲利斯进行爳的对话。

还真是服了这个少女啊。”

结束了和菲利斯无聊都有应酬总算是下单了。

就散如此从进入店内到下的那要花费十分钟要是一把你的点,这里的顾客估计偶读不会来了。

不过说到底,对别的客人,倒也不可以进行那样无意义的对话。

而且这家店伏击那还算比较要命是女仆咖啡馆的业界龙头呢。

特别是今天泽阳的周围都不用的耐心坐满了,但是这次有几个空位。

看到咖啡厅人柳不打,这些细节偶读无所谓ie。

“久等了,热咖啡,不加糖和牛奶。,

“真由理啊。”

叶不负看着真由理说道。

“怎么了。”

‘之前的那家事情。’

“之前什么事情?”

“就是那个,之前说要买未来道具的顾客,昂人今天来了没有。”

“啊,这样,那个人今天还没有安利过。”

‘什么吖’

虽然想说见面,实际上最大的目的是它了。

若不行就麻烦,。找机会在危险一个事情。

“对了最近忙着。”

“要在这里工作还有学校的作业。”真由理说。

还有必须要做去cd 真由理对制作s服装有信股权,做来不是自已穿而是给别弱

但是自已要输偶读不是责怪。

“我说的不是你,是菲利斯。”

‘菲利斯?’真由理说。

偷听到自已和真由理的话菲利斯来了。

“难道是在菲利斯的事情吗?”

“你听到了吗?”叶不负说。

“就这单程度对菲利斯的能力来说是小事一桩哦。”

菲利斯说。

她抖动着猫儿笑了。

那个猫儿是不是这你的可以听到。

“然后呢,在找菲利斯做什么。”

“那个啊,叶不负,说菲利斯不是最近很累。”

“没有的事情啊。”菲利斯说。

叶不负没有什么根据。

只不过感觉对话忠实粉僵硬的笑容。

而且前几天他要回去。

“难道凶真在担心菲利斯。”

“你收我的耐心。”

“那是当然的。”

“毕竟你是陈燕啊。”

不管如何自身已是狂气的科学家,之要保护别人。

“你在说什么我凶真竟然会担心别人,简直可笑。”

“我只是盘算着你消沉的时候趁虚而入卖你个人情,这样i一辈子都可以作为我的手下。”

“凶真。”

正是因为感受过一次喜悦,被抛弃的时候悲伤才会翻倍涨价。

可是无论多么悲伤的表情都无法动摇自已的决心。

“尽管悲叹吧,要问为什么,正是那名为悲伤的感情,方能铸造我的血与肉。”叶不负说。

“凶真真是温柔啊。”

一下子被握住手了。

“什么。”

但是不用安定哦,菲利斯会继续保持平时精神满满的样子哦

“你没有听我说的话吗”

菲利斯将自已的诉说当成耳边风,依然握着自已的手,开心似的呼呼甩起来。

其它客人一起向这边看了过来。

是我的错觉吗,杀气腾腾的。

无奈之下,叶不负只可以向旁边的真由理吩咐道:‘真由理你说点什么。’

“是啊,叶不负,真是个很温柔的人,这一点菲利斯可以明白,真由理也很高兴。”

“那么,真由理一起拉。”

明白了。

“这次是被握住左手,轮流甩手。”

这让周围的顾客更加瞩目,叶不负变的非常不想在呆在这了。

实在是不喜欢让人瞩目。

结果之后又呆了一会儿,但是之前说的客人米有来。离开咖啡厅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暗下来。

回到研究室,助手正在沙发上睡觉。

这个家伙似乎是累坏了。

居然就这么睡在这里看来桶子不在。

也就是说,现在开发室是可以自由使用打

根据现在乃为止的经验,电话微波炉能够起作用的时间是差不多中午18时的样子。

虽然还没搞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时间限制,但总之只有那段时间可以使用。

叶不负看看时间,现在时间是差不多到三十分钟。

那么现在抓紧时间还是可以进行实验的。

想到这里正要从助手身边通过走向开发室却发现无论如何都非常让人在意的东西。

怎么说呢这个东西其实不奇怪,那到底是什么呢就是个耳机。

为什么助手身边有这个,和昨天桶子带的哪个差不多。

那东西现在落在了助手身边。

桶子就这样离开,可是记忆中,今天白天那里没有这东西。

那么助手是找桶子借来的。

从常识角度来想象,将别人爱用的耳机借来使用我觉得但没有,也许这是自已的一厢情愿。

嗯,就算是这样,我也对助手身边那个耳机一样的东西大感兴趣。

前几天助手一直热火朝天的进行新的未来道具的开发。

该不会这就是昂新作品的一部分。如果是这样打

叶不负确认那个耳机没有发出声音,然后将它待在了助手头上。

戴上去的瞬间,助手发出声音,还以为她要醒来了。

叶不负松了一口气打算就这样看看情况。

等了好一会人,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似乎没有发生什么啊。

果然是自已想多。

如果是这样,又是浪费了时间呢。

助手这个家伙,说到底在这种地方放一个没有意义的事情。

都是你的错误,果然还是赶紧去卡覅是进行实验肝这么想的瞬间。

“叶不负,听我说,是这样的。”真由理说。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高高兴兴来蓝卡,注意到说法上的助手,赶紧慌张放小声音。

“足额手在睡觉。”

“不用在意,比起这些你怎么了,真由理,你今天不是说了不来这里要直接回去吗?”

“刚才从咖啡厅回来的时候u确实这么说。”

“难道你忘记刚才说的话了。”叶不负说。

“不挂你多么想要确立大笨淡的设定,就是有地啊难过了吧。”叶不负说。

“真是的,叶不负,真过分,我偶才不是大笨淡。”

“据说这种说法方式就是大笨淡。”

不过所带,那就是真由理的长处所以没有必要改变,当然这句话不会说。

“什么。?”

“刚刚那你说过这下会被当成大笨淡,你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吗。”

“嗯是的呢。”

‘那个啊,叶不负,你刚才在咖啡厅多待一会就好了。,’

“那个要买道具的人来了哦。”

“这意思是。”

‘是这样,你刚离开不久,电厂就来了’

“店长,难道要买未来道具的就是那个店长。”

“嗯,是那个店长。”真由理说。

“悲剧了啊。”

“多么的不巧。”

“为什么不联系我。”

“因为我在工作中,而且马上就回去了。”

真由理很薄的地洗头,都露出那种表情谁还可以多说。

“但是啊,昨天说是还要在考虑一下,今天说可以买了哦。”真由理说。

“什么,真的吗、”叶不负说。

“说是要全部一起买下来。”

“只是根据真由理上说的,付费价格不多。”

‘这要是平时一定是开玩笑,但现在丢卒保车。’

微辣道具最近莱纳,对我们来说拿到资金就没有问题。

“哈哈哈,高兴吧真由理本次的事情一定会变成我们未来实现的第一部。”

“叶不负,你真是那么大声说话的话。”

“嗯。”

果不其然助手要醒来了。

“啊咧,叶不负。”助手慢慢睁开没有家都爱你的眼睛想到这里的下一瞬间,露出安心的笑脸。

“太好了,突然消失不见,还以为你去哪儿了,真让人担心。”

‘’喂,你在说什么?

叶不负说。

说什么,那当然是。“

说道这里他的视线慢啊慢游离,自已就在旁边。

“难道是我刚才说了起卦id话。”

‘说了。’

“不是吧,说了什么。”

“我突然要去哪儿什么的。”

叶不负说。

“啊。”助手说。

“一瞬间由于紧张她的表情僵硬了。

“就只有这些没有说别的。”助手说。

“对哦,好像说了这样的话。”叶不负说。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就是说我敌不过凶真大人的才能我会一辈子作为助手努力进步这样。”

“别口胡了,那种事情绝对没有说过了。”

“不是口胡,你自已也是知道的,据说人类在梦中会通常无意识的说出来,也就是说,俺就是你真正的想法。”

‘’放心助手,那样的话,诸侯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真由理说。

‘啊,真由理出卖我了。’

‘为什么说出来。’叶不负说。

“叶不负,说谎不行的哦。”真由理说。

“果然是谎言。”助手说。

可恶捏造助手的深层心理从而控制她按照自已想法去租哦,这可是我瞬间想出的作战。

“比起这个不好意思,助手将你吵醒了。”真由理说。

“没事情的,没关系的真由理。”

‘就是没有事吗好大气,真由理本来就是她自已在这种拐能地防护睡觉。’

“你啊,觉得我到底为什么睡觉。”

“足额手为研究室努力应该了。”叶不负说。

“我就不是助手。”

“你这个家伙动不动级e很难过器有好好喝牛奶,啊”

“你觉得是谁的错误。”

被怒吼了,看来不仅仅是会这样,还有牛脾气。

“真是我减少睡眠时间就是为了制作微辣地哦啊局

说道这里助手停下了手,然后像是在确认什么时候。

“为什么?”

“怎么了,助手。”叶不负说。

“这个为什么在我头上。”

助手说。

“因为掉在那了。”

叶不负对抓住耳机,说道。

“掉在地上,也就是说,难道是你。”助手。

“虽然确实如此,于是。”

“你对我做了什么。”助手说。

“做了什么,我只是帮助你待上2耳机而已。”叶不负说。

“耳机。”

助手的表情一动不动。

“对了是耳机,在别人睡觉的话手随便给别待上耳机你在想什么。”

这回奇怪的时心不在焉的态度

或许是有什么猫腻。

这到底是。

“喂,助手哦。”叶不负说。

“什么。”

“你想蒙混什么?”

“蒙混,你在说什么啊。”助手消的很买呢qag“说谎你的态度是想要隐藏什么不是吗。”

“并没有隐藏什么。”

“那样的话,为什么刚才如此慌张。”叶不负说。

“根本就没有慌张。”助手说。

“那么你果然是将未来道具给自已使用了”

‘什么道具。’

“没错,你使用未来道具。”

“就是那个。”

‘唉。’

“不是,对了,新的道具有已经完成了”

“是吗。”

“对哦。”

相当坦白,她到底自隐藏什么。

“真厉害,助手,又有新的道具。”

‘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

算了无所谓就不纠缠了。

“新的未来道具是什么。”

“稍微顶一个一下我去哪儿。”

“等一下助手。”

‘什么啊。’

“现在去拿,你这么收吧,现在拿的是什么。”

“所以说是耳机啊。”

“不是未来道具吗?”

“未来道具是别的东西,等一下。”

看啦助手说的是真的,证据就是她拿出了道具刚才起卦id天都呢。

既然完成道具研究就网开一面。

“这就是十二级,虽然有些地方不对,不过差不多是这样子。”助手说。

“这个是?”真由理是。

“12号机,有什么作用。”

助手拿出一个奇怪的物品。

‘从外表看起来像是一个手表。’

“助手,这就是亲爱的你个笨蛋了吧。”真由理说。

“什么浅爱你的个笨蛋这种奇怪的名字怎么回事。”

“之前不是大家一起决定的,叶不负也说可以的啊。”

“是吗。”叶不负说。

叶不负将目光投向助手,后者轻轻轻点头。

“真由理觉得这个未来道具比较好,但是桶子说亲爱的你给笨蛋比较好。”

“对了助手也觉得。”真由理说。

“感情测定器。”

“这就是昂感情什么,然后呢,叶不负又说是。”

“我难道说了是羁绊的戒指。”

“什么,难道你还记得。”助手说。

“不我只是在想我的话会给它起这种名字而已。”

“原来如此,虽然过去改变了的,按时中二病一如既往。”助手说。

“不过他们就说了几句话,大概明白,大概就是分别俩个情侣带着可以超量。”

也就是所通过长大来感应人们的心理变化。助手说。

“然后呢,一方表现奇怪被认为是化形就会有电流通过。”真由理说。

原来如此,这就是这东西,这名字去世桶子的分割。

“这样的道具会有人喜欢吗”

叶不负说。

“也就是测谎仪一样的东西吧?”

“嗯,按照菲利斯的设计的话的确如此,只不过我稍微改进了一下。”助手说。

“像是在确认大笑,助手一边将其中一个手镯戴到手腕一边说道。”

“改良,为什么要改良。”

“不改玲的话就只是普通男的感情测试,一点都不梦幻。”

“梦幻,你这家伙又在说什么蠢话。”叶不负说。

“你在说谁愚蠢,说谁。”

“不想被ian愚蠢但是你的脑海里面只有甜品。”

“你真是随时随地都来grid不爽。”

“对了,助手,叶不负,只是很在乎你而已哦。”真由理说。

“唉?”助手说。

“什么。”

“就是这样,男孩子中水不知不觉倾向于欺负自已的少女,真由理明白。”

“你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真由理我又不是思春期的孩子。”

“你也是脸红个什么。”叶不负说。

“我才没有脸红。”

“突然说这些话,必须切换话题。

“话说,到底要怎么使用?”

“很简单,只要将它戴在手上,然后打开开关。

叶不负戴上去,如果是自已是戴在右手,封印住右手。

“话说在前面前往不可以按下开关。”

看着助手拼命的样子,叶不负响起再三叮嘱不可以按,还是不诶人按下的高兴爱哦依然。

自已不会这样做。

“可是你也不要这么激动吧。”叶不负说。

“反正怎么样也要实验一次吧。”

“话是这么说没出,但在这之前也有一点问题。”助手说。

“什么问题。”

“总之你拿下去,你带着我冷静不下来。”

“好吧。”

看着助手认真的样子,叶不负准备拿下去。

“终于赶上了。”桶子出现了,助手背了一条。

与此同时真由理说:‘怎么了那么还账。’

“没事情,我完全忘记nya直播出的特别节目,于是心急火燎的赶回来了。”桶子说。

“真是服了你。”叶不负说。

“一个节目用的着这样吗。”

“看动漫可是一件神圣的事情。”

“那可不能随便就算了。”

“这么说真由理也忘记了。”

“平时连多余的运动都不愿意这个时候,居然跳着回来,真是个现实的人。”

叶不负说。

“我可是想做就做到的男人,妥妥的。”桶子说。

“好厉害。”真由理说。

“话说在前,我可不是在夸奖你。”

“现在可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了。”

“助手,稍微让我使用一下电脑可以吗。”桶子说。

“那个助手?”

“你怎么了。”

桶子发出惊讶的声音。

“助手,从刚才卡死助手的表情就很奇怪,一直在颤抖,是我错觉。”桶子说。

叶不负一看助手真是样子确实很奇怪。

“助手,怎么了,哪儿不舒服、”真由理说。

“怎么了,助手吃坏东西了。”

“你这个笨蛋。”

“怎么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这个笨蛋。”助手说。

“什么?”叶不负说。

突然被骂,条件发射的跳开,但是不知道是自已。

“你知道自已做了什么。”

“我吗?”桶子说。

总觉得她在骂桶子,桶子好像也不知道是自已。

“没错,。桶子就是你。”

‘我对助手你做了什么。’

“胖子你是不是陈比额人不足以做了什么。”

‘没有做啊,就算做了也不会让你发现啊。’桶子说。

“桶子真是糟糕啊。”

“吵死了我才不是说这些省市的事情。”

‘到底怎么了。’

“桶子你刚才突然冲进来吧。”

‘我确实慌慌张张搞的动静很大,如果吓到了你我道歉,对不起。’桶子说。

“只有一句对不起酷狗。”

不要这样怒目而视,人家都道歉了,你就原谅他吧。”叶不负说。

“叶不负,我可说,现在你也没有功夫悠闲了。”

“什么,怎么回事。”

“刚才还很生气的助手表情突然认真起来好肉说了一句开关。”

“刚才啊我被吓了一条,就按下了12号的开关。”

“什么。”叶不负说。

如果这是漫画背后会出现拟声词,说起来兽王比刚才更加要紧张。

但是。

“这样子啊。”

叶不负说。

“也就会说未来道具已经完成了。”桶子说。

“等等啊,你们这是什么反应啊。”助手说。

“可是。”叶不负说。

“好像也米有什么大不了的。”

“难道说手上戴着的就是这怪”

说实话吧助手为什么这么激动。

“那个按下开关12号镜在开始运动了。

“这个我知道哦啊,但是有问题,在关掉不就行了。”

但是怎么回事这玩意儿”

“为什么无法关闭。”

“怎么了?”

“按下开关没有反应。”叶不负说。

“嗯?”

“再按下一次。”

“还是没有反应。”

助手冷冷的说道:“没用的。”

“为什么没用。”叶不负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