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金庸网 > 游戏 > 从水浒开始的好汉之旅 > 第144章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那书生进了牢房后,不哭不喊,只是跌坐在墙边,如同失了神一般。

比当初的曹军还淡定。

曹军瞧了一会,突然对他来了兴趣,有意拿话想激一激他。

“你可知,你时日已经不多了?”

书生白了曹军一眼,依旧垂头丧气的坐着,只是良久后才哀叹了一声,“生亦何欢,死亦何惧,只是辜负了祖母的期盼,也愧对刘家列祖列宗。”

曹军眉头皱了皱,隐隐间觉得这书生身上有故事。

莫非路人甲身上也能激发出任务来?

曹军心中暗暗猜测,有些捉摸不定。

原本一个世界只能激发一个任务,可进了这倩女幽魂世界,短短几日不到,已经激发了两处任务。

这让曹军的心中变得活泛起来。

只是看对方身份只是一书生,他对科考的技能实在提不起兴趣来。

一时间也有些徘徊不定。

心中的攀谈之意顿时少了一半。

没想到曹军没了攀谈之意,这书生仿佛打开了话匣子一般,主动找曹军交流起来。

那书生静坐了一会,恢复了一些活力,突然对曹军拱了拱手,主动介绍道:“在下刘青,字……字状元,清河县人士,还未请教兄台尊姓大名。”

“刘状元?”

曹军心中顿时生出一股疑惑。

要知道,明朝间的读书人之间,也讲究谦虚礼节,还是头一次见有人敢取字为‘状元’的。

若不是这书生得了失心疯,便是那为他取名的长辈盼子成龙的决心太过于坚定。

曹军隐约间猜出了书生一蹶不振的缘由。

他也向对方拱了拱手,“在下曹军,字文武。”

那书生又道:“刚才兄台说我时日不多,莫非也钻研过佛法,懂得断人生死?”

曹军摸了摸头上的短发,知晓对方对他的一头短生出了误会。

这事儿却不好说破。

只是顺着书生的话题说道:“我见你头顶死气缠绕,估计大限之期就在这三日内,若是还有未了遗愿,还请早做安排。”

哪知书生又叹了一口气,“死了也好,就当卸下了身上千斤重担,如今府试未果,也无颜回家见祖母和妻儿,正好一死了之,希望死后能见到小媚。”

曹军摸了摸腰间酒壶。

既然你有故事,我正好有酒。

就让你在死前醉一回吧,但愿醉梦中能放下所有负担,也权当是自己做了一件善事。

这书生喝了酒后,人也变得兴奋起来,他话语中所讲故事充满了荒诞和光怪陆离,又有一些遗憾与小美好,让曹军间接的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奇妙。

仿佛身临其境的经历了一次活色生香的故事。

书生为郭北县隔壁的清河县人士。

祖上曾出过一位进士二位举人,在当地也算颇有名气的书香门第。

无奈富不过三代。

在最后一位举人老爷去世后,家境每况日下,而以书香传家的刘家,则将翻身的希望寄托在科考上。

刘青便是刘家最有希望中举人的读书人。

他年纪轻轻,在刘家算是孙儿辈,便过了县试府试,取得了童生头衔,若是继续科举下去,中秀才的希望极高。

一旦中了秀才,便有参加乡试的资格,若乡试在中,便有了举人功名,不管是进而做官,还是退而在家乡做一个官绅,也能庇佑家族。

在最近的一次院试到来前,刘家当家祖母为了让刘青能心无旁骛准备科考,便狠心的让人将后院的一处偏僻阁楼收拾出来,将刘青锁在里面,悬梁刺骨般督促他潜心备考。

刘青年仅20岁,刚刚成婚不久,正是新婚燕尔你侬我侬时,又是生性好动,喜欢交友的年纪,哪受得了此般如坐牢一般的折磨。

很快,人便清瘦下去。

后来,在他读书的后院中,出现了一只狐狸。

便是他嘴中所说的小媚。

起先,刘青也只是把她当一普通动物看待,苦于无人做伴,两人也算同命相连,每每当他挑灯夜读时,那狐狸便出现在窗台上,趴着两只小爪子竖起耳朵听他读书。

时间一长,刘青也当多了个玩伴。

而狐狸也懂得人世间知恩图报的道理。

偶尔给他送一些野果子来,虽谈不上稀有,却与刘青之间建立起了一层简单又单纯的友谊。

刘青说道此处,突然放下酒葫芦,问曹军道:“曹兄,你相信天地间有动物成精吗?”

曹军眉头皱了皱,正想说‘建国后动物不许成精’,随后又一想,这可是倩女幽魂世界,鬼魂精怪也不是稀罕之物。

刘青见曹军不语,还以为对方八成认为他在骗人,一时间语气又变得激动亢奋起来。

“我原本也以为那狐狸只是一只狐狸,比一般野兽多了一些灵性,哪想到……”

突然有一天,那狐狸不仅给他带来了一些野果子,还摇身一变,在他面前现了人形,却是一个模仿人类穿着打扮的小姑娘。

那姑娘学着人类的礼仪,对刘青俯身一拜道:“妾身小媚,承蒙公子不弃,每日相伴,又帮我启蒙,教我礼仪学问,让我开了灵智,懂得了知恩图报的道理,无以回报,愿委身于公子,也好还了这桩人情。”

刘青长年累月被锁在后院阁楼中,除了送饭的仆人外,任何人都不得与他交谈,以免让他分心。

面对此般惊喜,起先他也吃了一惊。

又见这狐狸变化的人形十分漂亮,不仅懂得人间礼仪,还口口声声知恩图报,渐渐的也消除了戒心之心。

一时间两人朝夕相伴,刘青挑灯夜读,小媚红袖添香。

阁楼中又传出了久违的朗朗读书声。

就连身边的空气,也变得快活起来。

那送饭的仆人也察觉出了异常,有一日送完饭后,便偷偷趴在门外偷看,不一会,见到一狐狸从小窗外翻了进来,随后变成人形,两人一番调笑后,很快滚在了一起。

仆人顿时吃了一惊,回去后将所闻所见告知给当家的老祖母。

那阁楼后方便是一处深山,哪有人烟?

老祖母听后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让人留神观察。

又过了几日后,又有仆人见到每逢月圆之夜,便有狐狸立于阁楼顶,对着日月吞吐精华,那老祖母也是识文断字之辈,早年间从一些杂书上看到过妖怪成精的故事。

若那狐狸精无恶意,他们也不打算与之交恶。

可千不该万不该,狐狸精迷上的人却是他们刘家最优秀的读书人。

若是让刘青继续沉迷进去,刘家岂不是又翻身无望?

于是老祖母请了几个猎人,以鸡肉为饵,设下陷阱,夹住了出来觅食的狐狸后腿,那狐狸眼见逃不脱,就要丧命于此,情急之下只得咬断了自己后腿,血流满地的遁入深山中不见踪影。

老祖母便让人将狐狸的一只后腿扔到刘青眼前,告知狐狸精已被诱杀,叮嘱他科考将近,专心读书,中秀才后也好光耀门楣。

刘青被家入又是诓骗又是训诫,又得知狐狸已死,顿时伤心欲绝,泪如雨下,一时间宛如失了魂一般。

不久后举办的院试中,自然名落孙山。

返回的途中,刘青万念俱灰,一怒之下遣散了仆人,踢开了书童,最终经过郭北县时,被人当作逃犯拿到了监牢中。

他身上虽有路引,但一心求死,此后进了这暗无天日的牢房,与曹军为伴。

等到刘青的故事讲完,他早已醉成一团,一会哭一会笑,若不是曹军使了些银子,恐怕要遭受一顿棍棒之苦。

曹军听完后唏嘘不定。

这故事中,却有一处明显的疑点。

那小媚失踪,未必是身死道消,也有可能躲在深山中疗伤。

这只是曹军的推测,当不得真。

第二日中午,便有狱卒送来一碗鸡腿饭。

曹军先前已得到过提示,他如今头发还未长起来,若帮高官子弟顶罪,也容易穿帮。

这牢房中只关了二人,不是他,便是这位新来的刘青了。

曹军却从刘青的故事中,听出来一段浓浓的悲剧,顿时生了恻隐之心,有心想帮他一回。

于是出言提醒道:“刘兄,这是断头饭,今日夜半三更时,你便要人头落地,若你不想死,我倒有办法救你一回。”

刘青听后,只是苦笑了几声,随后正式的对曹军行了一大礼,叹道:“我如今院试失利,回去后愧对老祖母,又迷恋上了精怪,更是愧对新婚妻子,此生辜负的人实在太多,也不愿继续背负这千斤重责,活着对我只是一种负担,还不如一死了之。”

曹军一时间也只能叹了叹气,又问道:“你我既然相识一场,可还有未了遗愿,且说与我听听,若有办法,定让你如愿。”

刘青又道:“只愿死后能将骨骸安葬于阁楼外,若小媚未死,也叫她知道,我并未辜负于她。”

“还请曹兄成全!”

刘青说完,又对曹军重重一拜。

曹军如今身陷牢狱,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若是一般人这么说,刘青定当他是一派胡言,只是曹军展露出的谈吐十分不凡,又能看穿他死期将近,更扬言助他逃出生天。

刘青如今无依无靠,临死之前,也只能将身后之事托付于他。

当晚,刘青便死于牢房后的断头木桩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