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金庸网 > 都市 > 做局之逆袭 > 第一百四十一章:深夜绑架案

做局之逆袭 第一百四十一章:深夜绑架案

作者:伟大的长弓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11-08 13:47:18

如果世界上只有两个人相信谢大家的实力,那其中就有勾四刚一个。

“小妹,黄东,这事你就别管了,布和说他能解决,就让他去解决,这点事,难不倒他。”勾四刚认为,如果对付流氓可以成为发展成一个行业,那谢大家一定被评定为“资深流氓克星”,或者是“打击流氓小能手”地称号。

勾四刚平时不说大话,他的话,黄东信,暗想看来这次是真看走眼了。转念一想也对,胡兴华和勾四刚倚重之人,定然是有过人之处,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别今天晚上了,今天晚上约了二龙叔他们给你们接风,有什么事,明天再说。”黄东不再反对,小乔纵然担心,也不好意思再直接反驳。

晚上的欢迎宴并不是很隆重,除了黄东和乔小乔,只有刘亚龙和黄林参加,黄林和谢大家倒是对脾气,都是务实派,很少说话,听说明天谢大家要处理崔家五虎和齐强,黄林自告奋勇也要参加,刘亚龙已经过了好斗的年龄,就说了一句,“需要帮忙就吱声,要人有人,要钱有钱。”

这原本就是两家合作的事情,黄东想,以黄林的身手,五七八个人总不至于在手上吃亏。谢大家他不了解,黄林去了,在关键时候,也许还能保护谢大家一回,免得人家刚来就受伤,那样总觉得对不起兄弟,也就没有阻拦。

黄东、勾四刚和陈近南见了一面,陈近南对黄东的想法也很支持,两个基地在一起,便于管理,黄东说的那块荒地,也是镇里的,地方也够大,镇里答应以最快的速度填平水沟,保证养殖基地能够如期开工。勾四刚见陈近南干脆,自己也不能落了下风,告诉陈近南,工人镇里给找,费用算华联肉业的,不用镇里拿钱,陈近南肯定是高兴,心想,这才是做事的人,这才叫财大气粗,不像魏宏宇,打着开厂的幌子,对镇里一点贡献也没有。

心情好了,看乔小乔也越来越顺眼,对美女副手的态度,更加亲切,一点镇长的架子都没有,还答应这事以后完全由乔小乔对接,这也是勾四刚的目的之一,聪明的人真是一点就透。

白天的事情解决了,夜里的戏码也马上开始。

几个人当晚住在镇上。黄东原本也想同往,看看谢大家如何解决这件事,可勾四刚和黄林说啥都不同意,谢大家也说,人多不好,两个人够了。其实要不是黄东一再坚持,黄林他也不想带。

郎小乙接到黄东的电话时,兴奋而惶恐。与黄东的每一次通话,都给他带来希望,他盼着能给黄东办事,真正地成为黄老板的心腹大人,住大房,买大车,泡小妞,这一切不是跟了黄老板就可以唾手可得,但起码有了希望。

但崔家的五只拦路虎,又让郎小乙害怕接到黄东电话,事情一次次的不成,他相信黄东对于他的信任也在一次的减少,他害怕哪次电话真的就成了和黄东的最后一次通话,从此自己被打回原型,连做梦的权力都被现实无情的剥夺。

黄东说让他等,困死了他也不敢睡,盯着挂钟的秒针一次次跳动,心也跟着一次次跳动,不用任何仪器,郎小乙此时的心跳,一分钟一定是下,一下都不敢多跳,一次也不敢偷懒。

时间用双手拉扯着漆黑的幕布,把泄洪湾镇以及周边的村子笼罩在一片寂静之中,月亮顽皮的用朦胧的光做成一把剪刀,巧妙的在夜幕上剪出了一个半圆,让街上的野狗抬头时,可以贪婪的看到月亮的整个身体。两道明亮的车灯没有月亮的巧手,笨拙地把黑幕撕出两道口子,吓得野狗低鸣着一路狂奔。

宝马轿车在郎小乙家的门前,只停留了几秒,便又消失在昏暗的夜色中。

郎小乙听见车声,眼睛依旧没有离开时钟十一点,他静静地倾听,是否有外面的敲门声。汽车逐渐远去的声音,让郎小乙有些失望,直到面前突然出现两个高大的身影,一黑一白,就和传说中经常出没在夜里,锁魄勾魂的两种颜色一样,只是这两个没有高高的帽子,没有长长的舌头,只有在昏暗灯光下发光牙齿。

郎小乙一惊,差点从炕上跌落到地上,看着鬼魅一样的两个男人呲牙笑着,郎小乙居然尿了,就在自己的家里,自己的炕上,被不知是从天上降下来,还是从地里爬出来的两个男人,给吓尿了。

白衬衣,白牛仔的谢大家皱皱眉头,问身边的黄林,“是他么?”

声音很轻,却也吵醒了和衣而卧的郞老实,郞老实揉着惺忪的睡眼,也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自己半生行善,抱孙子的心愿未了,怎么地府就派来了勾魂的使者,这一生,郞老实突然觉得有些不甘。

“是他!”黄林认识郎小乙,点点头回答道,郎家父子感觉声音熟悉,这才发现眼前站得正是黄林,整个身体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恐惧和力气一道,随着皮球里的气,瞬间跑个干净。

匆匆几秒,爷俩都感觉劫后余生。

“带我们去崔家!”谢大家向来没有废话。

郞老实明白,黄老板这是要对崔家兄弟下手了,他早知道崔家兄弟会有这一天,人家是大老板,再善良也不可能容几个无赖骑在自己头上尿尿,只是,就来了这两个人,郞老实不免有些担心。

“黄兄弟,崔家五个兄弟都很壮,你们是不是多带点人……”郞老实一番好意,郎小乙也很同意老爹的看法,他早就盼着黄老板找人动手,替自己出出气,那个郎大虎,居然把铡刀扔在他家炕上,那次差点就把他吓尿了。

“不用管这些,带路就行!”黄林没时间,也没心情和郎家爷俩解释绝对实力的问题,只冷冷的道。

郞老实见劝不住两人,朝着郎小乙道,“快去吧,顺便帮他们找两根棒子。”他觉得,该让儿子为黄老板出份力,他相信黄老板不会把自己儿子直接卷进这场风波,只是带路,应该是安全的。

“不用,你只需要带路,到了你就回来。”黄林有些看不起郎小乙,一个大小伙子,居然遇到事情吓成这样。

棒子肯定是不用的,但是裤子郎小乙还是需要的,此时黄、谢二人已经闻到了郎小乙身上传来的骚气,轻蔑一笑,转身出屋,郎小乙赶紧换了一条干净裤子,两个人已经在院里等着他,他一溜烟的奔向大门,却看见两条人影一闪,手拔墙头,快速的翻到外面。惊得郎小乙差点又尿了,这是做梦么,他家墙头虽然不高,但他要爬过去,也要哼哼唧唧地用上所有的力气。

人比人得死,这么敏捷的身手,难怪这两人如此大胆,敢去摸崔家五虎的屁股。

郎小乙没那本事,蹑手蹑脚打开大门,带着两个人直奔崔家,到了崔家门外,黄林附在郎小乙耳边嘱咐道,“别和任何人说今天晚上的事情,赶紧回去睡觉,这事和你没关系。”

郎小乙如蒙大赦,一句话也不说,贴着墙根跑回家,他看到白衣人的身后别着一把刀,身上有一种让他恐惧的气息。他猜想,今天晚上的事情,恐怕要见血才能解决,血,那不是尿,换件衣服就完了,一旦血沾染到身上,恐怕一辈子都洗不掉那种味道。

郎小乙直到回到炕上,头皮还有些发麻,不顾郞老实的追问,用大被蒙住头,自己偷偷发抖。

夜很静,农村人的夜生活,不需要霓虹灯,只在自家的炕头上悄悄的开始、悄悄的结束,甚至都不会打扰到旁边孩子的熟睡,更不会给如此寂静的夜,添上任何的声音。

街上除了一条野狗偶尔出没,就只有黄林和谢大家两个人如同影子一样,贴在崔家的院墙上。

两人贴在墙根听了听院子的动静,破败的木门虚掩,里面寂静无声。谢大家对黄林耳语道,“进去你望风,我先先弄晕他们再说!”

黄林点头,随后两个人从墙头翻过,快速趴在正房的窗根下,此时,屋里传来此起彼伏的鼾声,屋门也是虚掩着。

对于自己家的安全,崔家兄弟很有信心,锁门那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这也省去了谢大家的些许麻烦,又等了一会,谢大家一点点开门,以免门轴发出声音,惊醒里面的人。

大约三分钟,门被毫无声息地打开一条缝,刚好够谢大家侧身而入,屋里的光线很暗,一股子臭脚丫子和汗味混杂的味道有些让人作呕,谢大家适应了一会,进屋对炕上正在酣睡的五兄弟动手,谢大家和高手学过,手刀迅速切过加个人的颈动脉处,先后四个兄弟都在睡梦里一声不吭的晕过去,鼾声骤停。

没想到崔老五这两天闹肚子,睡觉睡得轻,前面的鼾声刚刚停,他就感觉有些异常,立刻惊醒,刚一睁开眼睛,还不适应屋里的黑暗,可谢大家却看清了他要起来,刚要奔过去,身边人影一闪,黄林已经飞快地到达崔老五眼前,不等崔老五反应,一掌同样砍在崔老五的颈部,用的都是部队里特种兵的招数,崔老五也和其他四位哥哥一样,昏倒在炕上。

对于谢大家捆人的速度,黄林叹为观止,自叹不如。

崔家五虎醒来的时候,发现兄弟五人都斜靠在窗台上,手脚上的绳子快要勒进肉里,也分不清是毛巾还是擦脚布的织物,堵住几个人的嘴,外面又缠了几层的胶带,尽管舌头用尽了全力,还是吐不出来。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