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金庸网 > 游戏 > 捡个世子来冲喜 > 第176章 娘亲,抱抱!

捡个世子来冲喜 第176章 娘亲,抱抱!

作者:瓷穆 分类:游戏 更新时间:2020-11-19 16:23:12

“什么?你说桃依依还有一个哥哥?”桃夭夭大声咋呼了起来,将正跟她低声说着话的洛冰吓了一跳。

“小姐,您小点声!”洛冰压低了声音指了指马车外头:“桃大人还在外头呢!”

“什么桃大人,叫大公子!”桃夭夭没好气地纠正,“你刚刚才跟我讲了规矩,自己怎么就忘了?”

“是是是,奴婢错了,是大公子还在外头呢!”洛冰低着头认错。

“他在外头又如何?他可是我亲哥哥,总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吧!”桃夭夭噘着嘴巴开口。

这一路走来,洛冰简单给她讲了一些定远侯的事情,好在定远侯府的人并不算太多,且大部分主要人物她还都已经见过了,倒也不难记。

比如那个在桃峥束发礼上想出风头最后却落荒而逃的程蓉程姨娘,还有程姨娘所生的那个桃依依,当然,也少不了她那个一母同胞跟她一前一后出生的桃峥。

一想到那个混不吝的京都小霸王竟然是她的双胞胎弟弟,桃夭夭就觉得有些头疼。

这几个人她都已经认识了,可是对于洛冰刚刚提到的那个桃依依的哥哥桃潜,她却是第一次听说。

“小姐,您也不能这么说,大公子虽然是您的哥哥,可是他也是咱们定远侯的当家之人啊!”洛冰耐心地跟桃夭夭解释。

“这些年来,侯爷一直不怎么过问府中之事,都是大公子管着这个家,所谓家和万事兴,大公子自然希望家里都和和气气的,您若是跟桃潜起了什么冲突,大公子也会为难的。”

“我连那人长什么模样都没见过,谁稀罕跟他起冲突啊!”桃夭夭哼哼了两声开口,“我也没想着跟我哥添乱,我只是觉得我爹这人有点渣。”

“渣?”洛冰一个哆嗦,慌忙往外看了一眼。

“不渣吗?”桃夭夭撇嘴,“你刚才不是还说他跟我娘感情很好吗?既然感情很好为何还要纳妾?

纳妾也就罢了,要是只有桃依依的话我倒是还能理解,毕竟桃依依年纪比我小,我爹跟我娘那几年关系又紧张了些,那个程蓉见缝插针后来者居上我也能理解,可是桃潜呢?他比我哥才小了多少啊!”

“这个……”洛冰抽了抽眼角,“小姐,侯爷当年位高权重,那程姨娘是哪个大臣硬塞进来的,侯爷也是迫不得已。再说了,许多不如侯爷的大臣都还三妻四妾呢,侯爷到目前为止也才一妻一妾而已,应该……也不算多吧?”

“什么叫目前为止?”桃夭夭瞪圆了眼睛,“我娘那么端庄聪慧,他还不知足吗?还想着继续往家里娶小老婆吗?”

“不是的小姐,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啊!”洛冰抚了抚额头,她忽然隐隐看到了将来玄幽王府一片安宁祥和的后宅。

看她家小姐这个架势,若是真的嫁到玄幽王府去,那将来公子应该是没有纳妾的可能了。

“不说这个了,你继续往下说吧。”桃夭夭对着洛冰摆了摆手,忽然觉得有些困倦。

洛冰点点头:“好,那奴婢就继续说……

这个桃潜,是定远侯府的二公子,在太子詹士府上谋了一个六品府丞的差使。

您也知道,侯爷向来反对府中的这几位公子涉足朝内的党争,所以对于二公子去詹士府这件事颇有微词,再加上侯爷的性子冷淡,平日里对府里的这几个公子和小姐们并不太关系,所以,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也一直不太好。”

“那就是说,除了我哥之外,我爹那个老顽固在府里看谁都是不顺眼的了?”桃夭夭问道。

洛冰“呵呵”了两声之后点点头:“照目前来看,小姐您或许在侯爷眼里是个例外。”

“是吗?”桃夭夭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打了个哈欠之后,她将脑袋靠在了马车的车壁上。

“小姐是困了吗?要不,您先躺会儿?等进了城我再叫醒您?”洛冰一边说话,一边利索地收拾了对面的座位出来,又铺上了厚厚的一层锦被。

桃夭夭慵懒地“嗯”了一声之后,在洛冰铺的那张简易的软塌上躺了下来,可是左躺右躺,她总觉得有些不舒服。

说也奇怪了,明明这定远侯府的马车的内部空间也不小,可是怎么就不如玄幽王府的舒服呢?

桃夭夭在软塌上拱来拱去地小声嘀咕道。

“小姐,您不是要跟奴婢讨论世子的事情了吗?这就困了啊?”

洛冰听到了桃夭夭的嘀咕,好笑地替桃夭夭扯了扯被子。

“不讨论了!一棵歪脖子树而已,影响心情!”桃夭夭摆摆手,有那闲工夫,她还不如想想回府之后的那么一大摊子事……

有个不知手段如何的程姨娘,还有那个一肚子坏水的桃依依,如今再加上个在太子府做事的二哥桃潜……

想想就头疼!

“小姐?”洛冰见桃夭夭好一阵子不说话了,便小心地凑了过去,却看到桃夭夭已经将鼻子嘴巴掩在被子当中熟睡了过去。

她轻轻地替桃夭夭将口鼻上的被子扯了下来,然后将马车车帘挑开了一道缝。

“大公子,小姐睡了。”

“知道了,别让她着凉了。”桃灼点了点头,又吩咐着车夫放慢了车速。

车夫应了一声,将车速缓缓放慢,朝着紫云城方向奔去。

……

肚子好饿!

桃夭夭猛然睁开了双眼,却发现了头顶的那一片桃红色的帷帐,原来是做了一个梦。

她刚刚梦到正抱着一根猪肘子啃得欢实呢,冷不防却拿滑了手,啪嗒一下掉了……

“得了,看她这精神百倍的样子,估计也没什么大事了,王府那位不定急成什么呢,我得赶回去说一声去!”

沈玉枫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桃夭夭循声回过头去,便看到了满满一屋子的人,像是约好了似的,谁也没有说话,就在那儿看着她,眼底满是关切。

站在最前边的是定远侯夫人沈卿尘,她现在貌似应该叫娘了。

她娘身旁站着她那亲爹,后边依次是她哥桃灼,小妾程姨娘,还有程姨娘身边的桃依依。

往近了看,是在她床头站着的洛冰,还有在她床边杌凳上坐着的沈玉枫。

跟桃夭夭的眼神对视上之后,沈玉枫便将自己的袖子往她跟前杵了杵,脸上还带了几分嫌弃:“我这衣裳可是新的,你说是让你哥赔呢?还是让洛云锡那小子赔呢额?”

桃夭夭被沈玉枫的这句话弄懵了,她疑惑地皱了皱眉头,定睛朝着沈玉枫的衣袖上看去。

只见沈玉枫右边的袖口上,隐隐有着一大块水渍,疑似……口水渍。

桃夭夭俏脸微红,慌忙伸手摸了摸嘴角。

她刚才在梦里梦到的那根酱肘子,不会是沈玉枫的袖子吧?

“咕噜”一声轻响,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尤为清晰。

“灼儿,夭夭是不是饿了?”

沈卿尘的声音响起,她伸手指了指桃夭夭,又问:“夭夭现在醒了,我能过去看一眼她吗?”

声音温柔,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然可以了!”桃灼温声对沈卿尘说道,“夭夭一定是知道母亲做好了桃花糕等着她,所以才饿了的。”

“是不是啊,夭夭?”桃灼对着桃夭夭开口,眼底带着笑。

桃夭夭会意,慌忙点了点头。

“是啊是啊,我最喜欢吃桃花糕了呢!”

她一边说,一边对着沈卿尘张开了双臂,脸上是一副小女儿家的娇憨。

“娘亲,抱抱!”

声音软软糯糯,酥甜酥甜的,瞬间甜化了沈卿尘的心。

“灼儿!侯爷!你们听,夭夭叫我了!夭夭叫我了呢!”

沈卿尘一边激动地掩着嘴巴低语,一边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距离她最近的桃桓的胳膊。

桃桓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胳膊上的那只白皙却瘦削的手,眼底染上了几分心疼。

他伸出另外一只手,将沈卿尘冰凉的手从自己胳膊上轻轻握了下来,然后小心地放在双手掌心当中暖着,动作小心翼翼,生怕会被沈卿尘一把挥开。

看到这一举动,桃夭夭笑弯了腰,自然也没漏掉程姨娘和桃依依眼底的嫉恨。

“啪嗒”一声轻响,桃桓的手还是被沈卿尘一把撂开了。

她现在满心满脑里都是那个坐在床上巧笑嫣然跟她要抱抱的女儿,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沈卿尘小心地走上前去,眼底满是热泪,手心里的帕子被她握紧又松开了许多次,已经皱得不成了样子。

“夭夭,我的女儿,我是你娘……”

沈卿尘小心翼翼,想要坐在桃夭夭身边,却又怕吓着她,便怔怔地站在了床前。

正纠结之时,桃夭夭忽然笑着再次对她张开了双臂。

沈卿尘眼底含泪,试探着对着桃夭夭伸出了双手。

桃夭夭一把握住了那双手,那双微凉中稍微带着些颤抖的手,让她的眼底染上了几分酸涩。

她往外探了探身子,伸出胳膊环住了沈卿尘的腰,然后将自己的脸轻轻地贴在了沈卿尘的怀中。

这个怀抱有些凉,她原以为她会抗拒,可是当她真正地紧贴在沈卿尘怀中的时候,她才觉出了浓浓的眷恋,是这个身体与生俱来的本能,也是她这个来自异世灵魂心底对母爱的渴望。

“夭夭,娘的夭夭,娘的孩子啊……”沈卿尘的情绪忽然崩溃起来,她用力拥紧了怀中的桃夭夭,瞬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桃夭夭被狠狠地勒在沈卿尘的怀中,她从来没有想过,她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娘亲,不经意间的力气竟然这么大,她被勒得几乎背过气去。

“卿尘——”

“母亲——”

“夫人——”

桃桓桃灼父子俩和洛冰的声音不约而同地响起,他们几人已经看到了俏脸皱成一团的桃夭夭,慌忙走上前来想要将桃夭夭和沈卿尘分开。

“不许过来!”看到忽然围上来那么多人,沈卿尘的情绪忽然激动起来,她将怀中桃夭夭的脑袋护得更紧了些,还能腾出另外一只手来指着众人。

“你们走开!谁也不许抢走我的夭夭!”沈卿尘的声音变得森凉无比,就连在她怀中的桃夭夭也感到了沈卿尘周身的凉意。

“快!去叫白芷过来!”桃灼沉声对门口的方向喝了一声。

“我去吧!我跑快些!”说话的是站在门口的桃依依,她对着桃灼点了点头:“大哥,让我去吧!”

“去吧。”桃灼点了点头,对着桃依依摆了摆手,将视线又投放到了沈卿尘的身上。

他放柔了声音对着沈卿尘伸出了手:“母亲,是我,灼儿,您先将夭夭松开,您别伤到她了。”

“你走开!你不是灼儿,你是坏人!”沈卿尘对着桃灼厉声嘶吼了一声,将桃夭夭拥得更紧了些,她的胳膊正好卡在桃夭夭的脖子上,勒得桃夭夭几乎背过气去。

“这样不行,姑母若是真的动起手来,合我们几个人之力恐怕都很难控制得了她。”

沈玉枫低声对桃灼开口,犹豫了片刻之后,他狠了狠心,一把从桌上取过刚才给桃夭夭诊治的银针来:“要不,我从她后边……”

“不行!”沈玉枫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桃桓沉声打断了,他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依旧在门口站着的程蓉一眼,然后对着沈玉枫开口:

“多谢莫谷主从玄幽王府赶来为小女诊治,如今小女已醒,剩下的事情就是我们定远侯府的家事了,还请莫谷主暂避。”

说完,他对着门外喝了一声:“来人,送莫谷主去花厅小坐。”

“是!”门外赶来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姓蒋名文,是定远侯府的管家,深受桃桓的器重。

蒋文进得房间,看到眼前的情形,神色顿时凝重起来,他对着沈玉枫低了低头,客气地指了指门外:“莫谷主,请随在下去花厅用茶吧。”

“本谷主稀罕你们定远侯府的茶吗!若不是受人之托,你们当我愿意跑这一趟啊!”沈玉枫沉着脸冷哼了一声,甩了甩袖子转身离开。

行至门口的时候,还差点撞上匆匆赶来的桃依依和她身后的白芷。

“白芷,赶紧过来,母亲又糊涂了!”看到白芷出现,桃灼松了一口气,他伸出胳膊拦住了想要冲到前面去的桃桓:“父亲,白芷来了,她陪母亲陪的时间最长,让她来跟母亲说说话吧。”

桃桓点点头,虽然没有说话,可是那双阴翳的眼睛了却多了好几种旁人不易发现的情绪。

有对桃夭夭的担心,有对他结发妻子沈卿尘的心疼,还有对自己的悔恨。

他往后退了一步,让开了床边的空隙,回头看到犹自站在门口的程蓉和桃依依母女,他微微皱了皱眉头:“你们两个怎么还在这里?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赶紧回去吧。”

“父亲,女儿可以留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

桃依依的话还未说完,忽然被她身边站着的程蓉一把扯住了胳膊。

程蓉看了桃依依一眼,然后低头对着桃桓桃桓福了福身子,眼底是对沈卿尘满满的担忧。

“是,侯爷,妾身就先回去了,大小姐的接风宴昨日就已经准备就绪了,您若是还有什么吩咐,让人去怡兰苑叫我一声就是。”

桃桓“嗯”了一声,对着二人摆了摆手就背转过了身。

程蓉的眼里划过一丝浓浓的嫉恨,却转瞬即逝,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她的脸上又恢复了刚才的那副浓浓的担忧。

她身边的桃依依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她拉扯着迈出了房门。

房间内,白芷脸上挂了一副轻松的笑意,她朝着沈卿尘伸出了手:“夫人,您是不是累了?我扶您去床上休息一会吧?”

“你是谁!你别过来!不许过来!”对着白芷的时候,沈卿尘依旧是那副厉色。

白芷微微愣了愣,满脸担忧地跟桃灼对视了一眼,才又对着沈卿尘笑道:“夫人,您怎么又不记得我了?我是白芷啊,是陪着您一起长大的白芷,玉剑山庄的白芷。”

白芷一边说,一边悄悄地走上前去,想要靠近沈卿尘,然后将桃夭夭从沈卿尘的胳膊下面救出来。

然而,她才刚刚迈开步子,沈卿尘却早有防备,她竟然一把取下了自己头上的一柄簪子来。

她将簪子末端对准了白芷和桃灼他们,双目圆睁,脸上是一副怨恨的神色。

“你们都是坏人!都想来抢走我的夭夭!我告诉你们,你们谁要是敢靠近,我就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沈卿尘的目光呆滞,早已经失了平日里的温婉,这也是桃夭夭第一次看到这个样子的沈卿尘。

她被沈卿尘牢牢圈在怀中,虽然很不舒服,还隐隐有些想要背过气去的危险,可是她的心里却没有一丝怨愤,有的只是浓浓的感动。

她的这个娘亲,就算已经糊涂到这个样子,却依旧对自己的女儿念念不忘。

“好好,我不过去,我不过去了夫人,您别激动,先把簪子放下,别伤了您自己!”白芷大惊失色,慌忙退了回来。

“侯爷,大公子,夫人这样不行,一直僵持下去会伤了小姐的,还会伤到她自己。”白芷眉心紧锁,“要不,我偷偷摸到夫人背后去,我们三个人同时出手,夫人受到的伤害许会小一些。”

听了白芷的话,桃灼犹豫了片刻,正要点头之时,却听到了桃桓的声音。

“你们都先退下,我来试试吧。”

“父亲,您……”桃灼回头,看到的事桃桓坚定的眼神。

他又回头看了一眼白芷,白芷的眼中,有着跟他一样的担忧。

母亲情绪稳定的时候尚且对父亲不甚友善,如今这情形,恐怕……

“就这么定了,你们都先退后,退到门口去。”桃桓沉声开口,语气中带着不容置喙的坚定。

“那……好吧。”沉思片刻之后,桃灼点了点头,又对着白芷使了个眼色。

白芷会意,跟桃灼一前一后地退到了门口,眼睛却盯紧了床边的一举一动,蓄势待发。

看着情绪失控的沈卿尘,桃桓并没有像桃灼和白芷一样走上前去,而是先清了清嗓子。

“卿尘,是我,我是你的阿桓。”桃桓的声音低了下来,语速极缓,带着让人心安的沉静。

听到桃桓的声音,沈卿尘微微一愣,她用那双呆滞的眼睛定定地看着桃桓,眼底似有隐隐的挣扎。

“阿桓?你是阿桓?”沈卿尘喃喃自语。

许是对峙了许久的胳膊有些酸痛了,沈卿尘握着簪子的那只手缓缓地垂了下来,脸色也由刚才的如临大敌而变得逐渐平静下来。

“是,我是阿桓。”桃桓点点头,眼底涌上了浓浓的心疼。

看了一眼有些泪目的桃夭夭,桃桓再次开口:“卿尘,我知道我们还有个女儿,她叫夭夭,我已经找到她了,你没有骗我,我相信你。”

“夭夭,我们的女儿夭夭……”沈卿尘的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从眼中奔涌而出,“你信我了?阿桓你信我了?”

桃桓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地握成了双拳,他重重地点了点头,声音也有些哽咽:“是!我信你!从始至终我都信你!从始至终,我从未怀疑过你!”

“你信我,你是信我的……”沈卿尘圈着桃夭夭脖子的手倏地一松,情绪崩溃地大哭了起来。

“阿桓是信我的,夭夭你听见了吗?你爹信我,你爹信我了……”

沈卿尘哭哭笑笑,凄惨的声音配着那张绝美的脸,任谁看了都会泪目,站在门口的白芷早已是泣不成声,就连桃灼也红了眼眶。

趁着沈卿尘那一瞬间的愣神,桃夭夭悄悄从她胳膊底下钻了出来,却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轻轻地叫了一声娘。

听到那一声娘,沈卿尘猛地一愣,她缓缓地低头朝着桃夭夭看去,眼底地神色由刚才刹那间的疑惑忽然变成了浓浓的恨意。

那突如其来的恨意将桃夭夭看得一愣,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胳膊就被桃桓一把扯了过来。

“赶紧去你哥那里,你母亲将你当成别人了。”桃桓急切的呼声在桃夭夭耳边响起,下一秒,她的身子就往床下跌去。

她发出一声轻呼,眼看就要滚在地上,却被疾步赶来的桃灼接了个正着。

喜欢捡个世子来冲喜请大家收藏:()捡个世子来冲喜更新速度最快。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